首页 > 西方玄幻 > 西方魔幻
好看的小说求好看的小说温宁许逸大结局(娃爹竟是死对头)

好看的小说求好看的小说温宁许逸大结局(娃爹竟是死对头)

娃爹竟是死对头
温宁宁的小说《娃爹竟是死对头》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温宁许逸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该部小说的作者温宁宁的文笔清新流畅,让《娃爹竟是死对头》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一起来看现代言情小说《娃爹竟是死对头》吧谓何意,她的脸莫名一红。男人清冷地走到门口,还没打开门,门外却有一道妇人激动的声音,“臭小子你今夜敢出来我死给你看!&
作者:温宁宁 更新时间:2022-09-23 08:27:1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0章

第10章

助理跟许逸报备,“许总,HN公司的丹尼尔总裁过来谈合作!”

许逸很意外,他下半年的大单就指望HN,可之前温宁交涉多次,对方一直不松口,怎么忽然就......

温思柔眼珠一转,娇媚走出去,“许逸哥哥你高兴吗?我费了很大劲才拿下的。”

许逸大为惊喜,“是你拿下HN单子的?”

温思柔诡异瞟了眼温宁,娇羞点头。

“你真棒,思柔!”许逸牵挂大单,当众就亲了她的脸。

他一僵,下意识看向温宁。

女人脸上冰冷无波,她竟毫不在意他和思柔亲热,不知为何心里不舒服。

“思柔,快把丹尼尔总裁请进来,你来主持合作!”许逸大手一挥。

温思柔得意。

她瞥了眼温宁,心生出毒计,故意拉住她,

“姐姐,你那么想要的HN大单被我拿下了,许总让我主持合作呢,你不留下来看看?”

温宁看她得意的模样,嘴角忽然勾起一丝冷弧。

HN这个单是怎么来的,只有她最清楚。

“你确定要我参与会议?”

“是啊!”温思柔迫不及待要继续羞辱她!

温宁低嗤,“那你可别后悔。”

五分钟后——

丹尼尔出现在会议室里,许逸与众股东起身相迎。

“丹尼尔总裁,你好,我是瑞天珠宝的总经理、兼首席设计师,温思柔。

很高兴赢得您的青睐。”温思柔骄傲伸手。

“你好!”

丹尼尔走过去,看到温宁,见她气质不一般,问道,“温总经理,这位是?”

温思柔眼梢轻蔑,“她啊,被公司辞退的员工,患精神疾病,您别靠近!”

丹尼尔皱眉,看着不像啊?

言归正传,他含笑开口,“温首席,你最后投来的那份设计我相当满意!今天我过来便想与许总签约,但还想听听你对自己作品的诠释。”

“当然可以。”温思柔扭头,“助理,去拿我的设计稿来。”

许逸扬唇。

底下股东们夸赞,“还是思柔有硬实力!”

“温宁太差劲了,她还赖在这里,是嫌不够丢脸吗?”

鄙夷声里,温思柔勾唇,助理将一本精湛的珠宝画稿拿来。

温宁眼眸缩紧,那些全是她画的稿子!

温思柔据为己有,冷笑地将一幅幅设计独到的图翻开,众人叫绝。

她眼角狠辣,刚才让温宁留下,就是要她亲眼看看,自己是如何霸占她的稿子,大单,一切荣耀!她要让温宁心如刀割,受尽羞辱!

“总裁,我向您介绍下我的作品......”温思柔自信地开口。

丹尼尔却摇头,“温首席,你误解了,我是想让您诠释您最后交的那份稿。”

说着,他拿出稿子摆在会议桌上,“您的设计很惊艳,但也剑走偏锋,蓝色海洋之心中间的血宝石,您说用埃及血钻,是有什么特殊寓意吗?”

温思柔看着那副稿子,顿时傻眼了。

温宁之前向HN交的稿件,她都知道,也死记硬背了几个创意点。

可这幅,她没见过?!画的这么复杂她根本看不懂。

温思柔抬头,正好看到温宁露出玩味冷笑。

有鬼?这个贱人偷偷搞了什么鬼?!

“温首席?请您诠释您的创意。”丹尼尔含笑催促。

温思柔的脸涨红了,喉咙里像卡了石子,众目睽睽,她难堪的挤不出一个字,“我用刚果血钻是因为......”

“埃及血钻!”丹尼尔奇怪,她自己的创意她居然说错钻名?

望着温思柔那副毫无准备且心虚的样子,丹尼尔拧眉疑惑,“温总,难道这幅作品根本不是您的创意?”

“怎么可能,当然是我的!”温思柔立刻争辩。

“那请您诠释!”

温思柔却大脑空白,整个人成了哑巴。

温宁看到她满脸冒汗,冷笑走了过去,当着股东和丹尼尔的面,她指着那副作品,扬声娓娓道来,“用埃及血钻是因为有个埃及神话,总裁您特别喜欢,设计者了解过您的喜好,知道你爱血钻,而蓝宝石才是贵公司售卖的主体,所以我合二为一!”

丹尼尔惊诧不已的看向温宁,“你如何能解释出这样一个完美的创意?”

温宁似笑非笑,“因为我才是稿子的原创者!”

丹尼尔目光震愕。

股东们满脸疑惑。

“姐姐你胡说什么!”温思柔慌了地撞开温宁,煞白的眼珠一转,就委屈道,“丹尼尔,这稿件绝对是我原创,众所周知,我是天才设计师,市级珠宝大赛刚拿特等奖!

姐姐,这幅设计本是我们共同完成。

你却偷偷换了血钻,让我答不上来,是想毁了我与丹尼尔总裁的合作吗?”

事关公司的利益,刚才疑惑的股东,顿时对温宁不满。

丹尼尔却直拧眉,“你们究竟谁是稿子的原创?

贵公司内部纷争我不管。但我的大单,只给有实力的设计师合作!”

温宁攥紧拳,看着她辛苦画的稿子,被温思柔一再狡辩,污蔑。

她心痛难当。

市级大赛特定奖?呵,那是她帮温思柔拿的!

既然她提出来,她不如借此一博!“其实,要证明谁是稿子的原创并不难!

丹尼尔,诸位股东,

下个月有省级珠宝大赛,不如我和温思柔一同参赛。谁赢,谁得到丹尼尔您的合作,同时,回瑞天担任总经理!”

她话音一落,温思柔和许逸脸色骤变,温宁夹带私货,她想回瑞天公司!

温思柔立即反对,“姐姐,你提出这种赌约太草率了,你从未获过奖,我不想看你自取其辱。”

许逸也清楚温宁的实力,不想让她再说下去,“你胡闹够没?助理,把离职的员工请出去......”

“我看这位小姐说的合理!就以比赛输赢来拿我的合作!”丹尼尔思忖后,却拍板了,“许总,今日我挺失望的,签约先作废,我告辞了。”

“丹尼尔......”许逸连忙起身去追。

股东们也很着急,这可是公司最大的单子!

温思柔瞧见他们的眼神,佯装叹气,“姐姐,你为了回公司,毁了今天的大单,我不会陪你玩这种幼稚把戏。”

“怎么,怕和我比赛?怕暴露你是个草包?”温宁冷笑激将。

有股东气愤地瞪温宁,“你破坏大家的利益,还不自量力。思柔,你就和她比!你可是市级特等奖,她算个什么东西。”

“之前就有传言温宁抄袭你的作品,你别心慈手软,这次大赛,打她的脸!”

“对!你是设计天才,给她温宁十年,也赢不了你,等着看她出洋相吧!”

股东们没有一个瞧得上温宁,认为她必输无疑。

温思柔被夸的得意,却也骑虎难下,只能先答应,“姐姐,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会让你输了!”

“哦?你那点实力,我拭目以待。”温宁意味的冷笑,走出去。

温思柔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阴冷抿唇。这时她看到许逸返回,脸色很沉,显然因为丢了单子不高兴!

她心底一虚,眯了眯眸,突然拉住温宁附耳道,“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焦虑症的病例,是我在床上哄许逸给我的呢,他说比起我来,你像块木头没趣,活该他不爱你!”

温宁回头盯着她,狠狠的一个巴掌甩上去。

不料温思柔立刻跌倒在地......

她捂着脸颊惶怕哭泣,“姐姐,你弄出个比赛搅黄今天的大单就算了,我只是来劝你别为难许逸哥哥,你为什么要打我?”

“温宁你够了!”

许逸冲过来,一把撞开温宁,将温思柔扶起来。

原本还有些生温思柔的气,可看到她高肿的脸,瞬间心疼,他阴沉地瞪向温宁,“思柔一心为公司着想,你呢,居心叵测,还敢打思柔,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