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穿越
秦先生的情难自控番外篇&林婳秦砚

秦先生的情难自控番外篇&林婳秦砚

秦先生的情难自控
《秦先生的情难自控》非常有意思,作者假和尚写的小说内容比较新颖,喜欢言情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内容还是比较优质的,假和尚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第1章开始 秦砚跟小明星的绯闻被爆出来的时候,林婳正守在林父的病床前。一个电话,她就得抛下医院里的事,打车往酒店赶。跟往常一样,她得帮秦砚解决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在这种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得心应手了。林婳...
作者:假和尚 更新时间:2022-09-23 10:38:5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秦砚跟小明星的绯闻被爆出来的时候,林婳正守在林父的病床前。

一个电话,她就得抛下医院里的事,打车往酒店赶。

跟往常一样,她得帮秦砚解决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在这种事做多了,自然也就得心应手了。

林婳从网约车上下来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毛毛雨,她没带伞,只能用包包遮住头顶,不让雨水淋在脸上。

用秦砚的话说,女人的脸就是男人的门面,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林婳在秦砚面前,都得保持最漂亮的一面,尤其是在“捉小三”的时候。

林婳进了酒店后,没有急着去楼上的总统套房“捉奸”,而是先去卫生间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净,然后又仔仔细细的补了个妆。

林婳长相属于勾人心魄那种类型,只是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时会透出一股威严,秦砚的爷爷说她是富贵人家的长相,所以才会同意她留在秦砚的身旁。

房号秦砚的助理早就发给她了,她站在门前敲了几声后,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从里面把门打开。

正是那位新晋小花,最近的流量本来就很猛,现在跟秦砚的绯闻又被爆出来,咖位怕是又可以往上爬一爬了。

对方不认识她,但却因为她出众的长相愣了一下,“你找谁?“

林婳没理她,推开房门径直往里面走。

小姑娘顿时就急了,一把扯住她,恼怒的问,“你谁啊?怎么随便进别人的房间?”

林婳垂眸看了一眼小姑娘扯着她的手,“不是随便,这是我老公的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秦砚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

男人宽肩窄腰,是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哪怕是世界顶级男模,在他面前怕是都自愧不如。他看了林婳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你怎么才来?“

林婳抽出被小姑娘扯着的胳膊,笑着说,“怕来的太早,你们还没结束,毕竟我自己老公是什么能力,我是知道的。”

小姑娘的眼圈顿时就红了。

林婳从包里抽出一张卡,递到小姑娘面前,“拿着,以后找男人之前,先擦亮自己的眼睛。”

小姑娘不甘心,她没接,她要的可不是一张卡,她红着眼看向秦砚,吸了吸鼻子,声音柔柔弱弱的,“秦总……”

秦砚随手捞起衣架上的睡袍,披在身上,额头发丝的水顺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颊汇成水珠,滚落到锁骨,延至若隐若现的胸膛,慵懒与性感浑然天成。

他点了根烟,随意的说道,“没看见我老婆来捉奸了吗?”

小姑娘怎么会不知道秦砚的身份,一个随便玩玩的女人罢了,怎么可能成为秦砚的妻子,她声音娇软,“可是秦总您又没结婚。”

秦砚坐在藤椅上,吐出一口烟,脸色冷了几分,他说:“张导那部戏女主角你来,出去。”

小姑娘惊愕,虽然不甘心,但到底不敢惹怒面前的男人,毕竞她的身价跟前途,全部拿捏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咬了咬唇,只能三步两回头的拿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房门被关上的同时,秦砚朝林婳伸出了手,“过来。”

林婳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脚下一个跄踉,人已经被秦砚单手抱住,圈进了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人用夹着烟的手,勾起了林婳的下巴,静静端详片刻后,说,“今天晚上的妆化的不错。”

林婳:“毕竟对方是新晋小花,不能被她比下去。“

秦砚松开她的下巴,吸了一口烟后问她,“明天老爷子跟二房的人问起来,你要怎么说?”

林婳神情乖巧,“跟以前一样,只说秦总是逢场作戏,我也要检讨,是我魅力不够,没能好好拴住秦总的心。”

听她这么说,秦砚玩味的笑了声,他掐灭手上的烟,掐在她细腰上的大掌紧了紧,薄唇贴到她耳边哑声道,“谁说你魅力不够?现在,我就想要你了。”

他说完,不等林婳反应过来,已经抱着她从藤椅上起来,大步朝床上走去。林婳窝在他的怀里,闻到的,却是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香味。那个女人就在片刻前,被他压在这张大床上。

林婳突然开始犯恶心。

秦砚将她放在床上压上来的时候,林婳第一次做出了拒绝他的动作。

她双手用力的推开了秦砚。

秦砚眸光沉了一下,“不想给?”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她不能拒绝秦砚,更不能惹怒他,她需要秦砚的钱给她的整个家续命。

林婳:“我怀孕了,医生说前三个月是危险期,不能同房。”

林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砚,她知道她的身份没资格怀上秦砚的孩子,秦砚也从来没想过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怀孕?”

秦砚随意的重复了一遍,回想着是哪一次那么不小心没做措施。

秦砚的反应越是平静,林婳就越是心惊胆战,她先一步解释,“是上次安全期,你没戴。"

“哦。”

秦砚像是想起了这件事,他翻身·坐在林婳的身旁,拉起林婳的手亲了一下,就像是在玩弄自己的宠物,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堕了。”

人都有私心,林婳也不例外,所以她才跟了秦砚。

没名没分的,还要被他利用,当他的挡箭牌。

有时候林婳就想,她为什么不是孤家寡人呢?孤家寿人多好啊,连死都可以不用顾忌,不

用顾忌别人说她不负责任,骂她白眼狼。

可是她现在有孩子了,她想替肚子里的孩子争争。

听到秦砚说出"堕了” 那两个字的时候,林姐并不意外,但是心还是沉了。

说不上哪是种什么感觉,就是冷。

冰冷冰冷的。

芾着一种要命的窒息感。

林姐擦紧了身下的床单,本能的张了张嘴说:“这是我们第一 个孩子。

秦砚换了个姿势,他躺在林姐的身边,右手手臂撑着床面,俯身在林姐的上方,用左手的

大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著林姐娇艳的唇。

她的唇形真的很美,很适合接吻。

明明做着这么暖昧的动作,秦砚的眸中却一片清明,他没什么情绪的问: "你刚才 在别人

面前,怎么称呼我来着,老公?”

以前林姐在“捉奸”的时候,也是这么称呼的,不过是为了凸显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亲密罢

了,以前秦砚不在意这个称呼,现在却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不过是想接这个借口敲打她罢了。

林娅明白。

在这段关系中,林姐本来就是弱势的那一方,所以,她只能安静的听着。

秦砚说,“林姐, 不要以为叫几声老公,你就真的是我的妻子,我的第一个孩子, 不会从

你肚子里出生。”

林姐没能忍住,她笑了一声。

很轻,但是房间里太安静了,两个人又靠的那么近。

秦砚问:“你笑什么?“

林婳说:“果然。"

秦砚没见过这种神情的林婳,她待在他身旁,一直都很乖。

这次意外,是他没做好措施,是他理亏,他虽然混,却并不是不讲道理,这件事,他自然会补偿她。

秦砚将林婳拉进了怀里抱着,亲了亲他的鬓角,问她,“乖,要多少钱?“

林婳闭上眼睛,在心里骂了句“混蛋”。

她说:“我想把它生下来。”

这时,秦砚的手机响了。

秦砚放开林婳,重新做起来,拿起手机接通,嗓音低沉性感,“说。”

房间太安静,手机内女人娇俏的声音传来,“砚哥,想你了。“

秦砚呵了一声,姿势随意的靠在床头,另外一只手抓过林婳的手,轻轻的揉捏着。

林婳不想听他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抽出手想要下床,却被秦砚一把又拉了回来。

林婳回头看他。

秦砚神情慵懒,脸上看不出情绪,女人娇俏的声音再次传来,“出来玩嘛。”

秦砚懒懒的问,“玩什么,你吗?”

女人娇嗔一笑,“讨厌,砚哥我在宾煌大酒店。”

秦砚:“巧了。”

女人似是惊喜的叫了一声,“砚哥你也在宾煌吗?我去找您呀。”

秦砚说:“不方便。”

女人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是发出了邀请,“那您来找我呀,我在3601”

秦砚痞笑:“好。”

林婳看着秦砚穿衣服的背影,心想他还真的来者不拒,将来那个做她的妻子的女人,一定会很辛苦。

秦砚穿好衣服后,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张卡,放到床头柜上,“早点堕了对身体好,这里面的钱是对你的补偿,不够再跟陈助理要。”

秦砚走后,房间内很快又安静了下来,林婳坐在床上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她侧头看了眼那张卡,却没有伸手去拿。

她拿出手机,给秦砚发了一条微信。

林婳:“秦总,我还是想把它生下来。”

信息发出后石沉大海,或许秦砚没看,又或者是秦砚看见了,不想回,因为在他看来,回不回都是一样的结果。

林婳从酒店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地面湿弄,让人的心都潮乎乎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是秦砚的爷爷打过来的。

为了什么事,不用想都知道。

林婳接通,“老爷子。”

林婳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没名没分的,跟着秦砚喊爷爷肯定不合适,所以,她就跟其他人一样,喊对方“老爷子”。

秦老爷子中气十足,“婳婳,跟阿砚在一起呢?“林婳“嗯”了一声,“是,爷爷。”

秦老爷子说:“委屈你了。"

林婳:“爷爷,是我不够好,以后我会努力让阿砚收心的。”

秦老爷子很满意,笑着说,“你已经很好了,是那臭小子不知道珍惜,你让那臭小子接电话,爷爷替你教训教训他。”

林婳:“……”

果然不能随便撒谎。

林婳:“他在浴室,现在不太方便,要不我去喊他?“

一般这种情况,对方也就把电话挂了,但是今天秦老爷子却一反常态,“好,你去喊他。”

林婳:“..…."

林婳:“那我去喊阿砚,让他一会儿给您打过去。”

林婳挂断电话后,立刻就拨通了秦砚的手机,但是一连打了三遍,都没人接通。

秦砚跟其他女人的时候,林婳原本是不该去打扰他的,但是今天情况特殊,林婳只能又折回酒店,她记得当时电话里的女人说的房间号是3601。

林婳几乎是一路小跑,站在门前,敲了好一会儿,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是个长得娃娃脸的年轻女人。

还没等对方开口,林婳就说:“我找秦砚。”

女人疑惑的看了她几眼,她问:“你是谁?“

林婳随便编了身份,“我是秦总的秘书。”

女人没多想,说道:“阿砚不在我这里。”

林婳以为对方是不想被她破坏了今天晚上的好事,连忙解释道,“你放心,我没有想打扰你跟秦总的意思,只是你能不能跟秦总说一声,老宅那边的电话,让他务必尽快给老爷子回个电话。”

女人有些烦了,侧身让了让,“你要不相信,自己进来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