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大全
抖音小说手中荆棘是你免费阅读 陆子宸宁意在线阅读

抖音小说手中荆棘是你免费阅读 陆子宸宁意在线阅读

手中荆棘是你
经典美文《手中荆棘是你》是来自沙弥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陆子宸宁意,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陆子宸在酒吧泡妞,叫...
作者:沙弥 更新时间:2022-09-23 10:52:5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陆子宸在酒吧泡妞,叫我去付钱。三年来,我陆陆续续在他身上花了 1000 万。他给我没买过一杯奶茶。

他觉得我是他的舔狗,这辈子想让我怎样,我就会怎样。直到我听到脑海中那声:“10 亿现金发放完毕,任务完成,脱离宿主”。我知道,我可以离开他了。

我在酒吧门口蹲着,视频都刷腻了。

灯红酒绿中,传来的欢笑声格外刺耳。

「宁意怎么那么乖,三个小时都能等?」

「羡慕?」

「羡慕,她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去你的吧,你也不瞅瞅你自己长什么样儿,她宁愿当我的舔狗,也不愿意跟你在一起的,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

我身体一颤,有点儿恶心想吐。

舔狗……

我真的当了陆子宸三年舔狗,还是特别舔的那种。

他泡妞,我买花。

他开房,我付钱。

他分手,我来支付女孩儿的青春损失费。

前前后后,他交了二三十个女朋友,到后来,我已经记不清那些女孩儿的名字和长相。

太多,太混乱了。

这一次,陆子宸在酒吧泡妞。

他说自己喝醉了,让我来接他。

可我在酒吧门口等了三个小时,他还很清醒。

我明白,他是故意在别人面前践踏我的尊严,来彰显自己的优越感。

我的脸面,在他眼中一文不值的。

我咬着嘴唇,感受到了血腥味……

没多久,陆子宸出来了。

他脚步踉跄,眼神朦胧,手里搂着一个姑娘,对我无所谓的吩咐着。

「宁意,付钱!」

我沉默着,乖乖的进去付钱。

我身后传来一阵「陆哥牛逼」的哄笑声。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是条狗。

付了五千块钱的酒钱,他们还要去 KYV 唱夜场,夜场完毕,还要去酒店。

我实在熬不住了。

我斟酌着和陆子宸商量。

「我明天还要上班,我给你留一万块,你自己打车回去,好不好?」

陆子宸沉了脸。

「你要是回去,以后就别再来见我。」

我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脸色惨白。

陆子宸对我的反应很满意,他见过无数次我这种表情。

这表情意味着我一定会妥协。

我的确很恐惧。

电流在身体里流窜的感觉,已经让我产生了应激反应。

02

三年前,因为和陆子宸说了一句话,我绑定了一个系统。

系统要求我无条件对陆子宸好,任务完成,返还 10 亿。

我没有当回事儿。

直到任务过期,我被电击,浑身抽搐,恨不能立刻死去。

我才知道,这个系统玩儿真的。

而陆子宸应是对我有意思的。

我进公司实习的时候,他带的我。

他将我堵在茶水间,手指轻轻拂过我脸蛋的时候,我是有过动心的。

可在我瞧见他把另一个实习生堵在楼梯上下其手的时候,我的动心瞬间灭了。

再后来,我看着那系统任务仔细分析着。

这不就是一个舔狗系统吗?

为陆子宸花 1 元,返还 100 元。

可我花的是自己挣来的真金白银,系统返还,谁知真假?

而且,陆子宸身居高位。

我一个小小实习生,就算把自己的所有钱给他,他在乎吗?

不在乎的!

我顾不上这件事情,当下最让我头疼的是转正。

我将项目提案做的漂漂亮亮的交上去。

隔天,陆子宸塞给我一份提案,让我承认这提案是我做的。

我眼睁睁看着另一个实习生姜天琪拿着我的提案在会议上大放异彩。

而我拿着那份屎一样的提案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陆子宸当众诚恳的说,是自己没带好我,但很看好我的潜力,坚持要把我和姜天琪两个实习生都留下来。

我明白,他需要一个陪睡的,也需要一个干活儿的。

我和姜天琪分工明确。

那天,我想明白了我在公司的将来。

有陆子宸在上面压着,出人头地没我,抗压背锅是我。

既然如此……

我为什么不让自己升上去呢?

很快,我用一个虚拟邮箱,将陆子宸和女上司在会议室酿酿酱酱的视频发给了全公司的人。

陆子宸被开了。

女上司也完蛋了。

那女上司临走前,找人打了陆子宸一顿。

我就在这个时候,靠近陆子宸。

我为他上药,做饭,好好照顾他。

我本想,他若是安安生生的洗心革面,我也算功德一件。

可有一天,我打开他家房门,室内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时,我整个人都懵了。

陆子宸听到动静,探出头来。

他看到我,一阵慌乱。

房间里的女人衣衫凌乱,红颜娇怯的走出来。

是姜天琪。

后来,我知道了姜天琪为什么找陆子宸。

陆子宸虽然因为风流韵事被开了,但一些关系还在。

她想让陆子宸帮她升上去。

陆子宸看着我,意味深长。

「宁意,你找上我,难道不是同样的目的?你和姜天琪,谁也不比谁高贵,她舍得出去自己,将来的路会比你走的更远。」

是吗?

当我坐上原先属于陆子宸的部门经理职位的当天,就把姜天琪降级了。

很快,陆子宸的电话就打来了。

「宁意,你什么意思?」

「你是针对我,还是针对姜天琪?」

当然是都针对。

但我不能这么说。

我轻声道,「这是公司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真的对不起,我给你买一个腰带做礼物好不好?」

陆子宸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

我把那个价值一万的腰带送过去的时候,陆子宸都惊讶了。

他将我按在墙上,鼻息在我耳边灼烧。

「你是为了我才对付姜天琪的吗?」

「宁意,没想到你为了得到我会不择手段。」

他目光变得狐疑。

我怀疑他想到了那个举报视频。

我扭过头去,泪眼朦胧的看着地面。

「我说是,你会为了我放弃她吗?」

「呵!那要看你付出什么代价。」

他低头向我亲来。

那种架势,今天势要将我生吞了。

他不是正人君子,送上门的他要了也不吃亏。

可我恶心,恶心的想吐。

若不是系统惩罚,这样的人渣,我会有多远离多远。

我反客为主,伸手堵住他的唇。

「陆子宸,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给你,但同样的你也要付出代价,如果你对不起我,我会刀了你。」

他不当回事的嗤笑一声,我冷着眉眼拉他到厨房。

我拿起水果刀,在我的手腕上划了一下,血流了下来,滴到碗里。

我将刀递给他。

「轮到你了,我们的血溶在一起,喝了这碗血,我们谁对不起对方,谁就不得好死。」

我是下了决心的。

如果陆子宸真的敢发誓,我就认命了。

可陆子宸惊恐的扔了刀。

「你个神经病,你特么疯了。」

「陆子宸,我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你想和我在一起,必须走这一步。」

我捡起刀。

向着陆子宸逼近。

陆子宸吓坏了。

他惊慌失措的打掉了我手中刀,将我推出他家,并警告我以后不许来了。

我看着手腕上留下的血,只觉得嘲讽。

这个软蛋。

我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我想,从今以后,陆子宸再也不敢轻易对我提过分的要求了。

其后很久,他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联系他。

我因为任务过期,被电击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常常会想,这样的痛都忍过去了,以后没有什么难得住我的。

果然,我一路扶摇直上。

半年后,我顶替了原先女上司的位置,成了公司最年轻的女部长。

而姜天琪已经彻底被边缘化,干一辈子大概能升个主管。

庆贺宴后。

陆子宸电话联系我,他语调暧昧。

「宁意,我来找你?」

我犹豫了一下,说好。

03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身上的系统因为陆子宸而绑定,也只有他能解开。

我不能背着系统过一辈子。

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

我计算了一下,要想将系统的 10 亿抵消完,达到解绑要求,我需要给陆子宸花 1000 万。

但给一个男人花 1000 万的前提,是我要挣超过 1000 万。

按照我目前的薪水,我要干十几年才行。

十几年……

我最好的年华,都会是在替陆子宸卖命。

想想这个,我就觉得窒息。

我去见了陆子宸。

我打听过他的事情,他过得不算顺利,在一家小公司做经理,整个人的格调明显低了,再也不复从前意气奋发,精英才俊的姿态。

他看见我,眸中一抹惊艳,旋即是深深的迷茫和失落。

我到达了他曾经梦想的高度。

他应是羡慕的。

他和我客气的寒暄,我们似乎都忘了举着刀的那天发生的事情。

我急着挣钱,没工夫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便开门见山,让他有事直说。

他玩味的笑了。

「你是不是还缺一个秘书,你看姜天琪怎么样?」

又是姜天琪。

我也笑了。

「给我做秘书还是委屈了她,要不你们原地结个婚,我给你们包个大红包?」

他沉了脸,目光愤怒的盯着我。

我凑近他,挑衅一般的说道,「给你花钱,可以,给她办事儿,门也没有。」

「你喜欢我?」陆子宸挑眉,仿佛占了上风。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默的看着他。

他嘲讽的笑了。

「好啊,我看你怎么给我花钱。」

从那以后,我成了陆子宸的提款机。

他清楚的知道公司哪一天发工资。

所以,我兜里的大部分钱,常常捂不到第二天。

我看到许多陆子宸让我买的东西,会出现在姜天琪的身上。

姜天琪看我的目光嘲讽而鄙夷。

可这都抵挡不住我一路高升。

在我做到公司项目总监的时候,我花钱雇了一只鸭。

那只鸭会嘴巴甜甜的叫姐姐,又撩又会来事儿。

他经常会在下班的时候神神秘秘的来接姜天琪,和她一起出去野,玩的又疯又嗨皮。

他除了没钱,哪哪儿都好。

很快,姜天琪为了支撑奢侈的生活,开始在咸鱼上卖那些奢侈品。

我看着鸭给我发来的照片,一一转发给陆子宸。

问他这是不是就是:她爱他,他爱她,她爱他……最后大家一起实现了大爱无疆?

陆子宸恶狠狠的骂我,「贱人!」

第二天,姜天琪鼻青脸肿的来辞职了。

我小手一挥,利索的批了。

她看着我,目中满满的恨意。

「宁意,你知不知道你挣的钱其实都花在了我身上,你养着陆子宸,陆子宸养着我,你没想到吧?」

我笑了。

「知道啊!我还知道,那些东西你都拿去咸鱼卖了,怎么样?被投诉差评了吗?」

「你买的是假的?不可能,都有正规发票的。」

「发票是真的,可东西不一定是真的。妹妹,长长心吧,套路玩明白了,再出来混社会吧。」

正说着,姜天琪的电话响了。

她接起来,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卖假货死全家」的骂声。

她着急慌忙的出去,狼狈的要命。

再后来,陆子宸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