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远古转世
完结小说排行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周迟愈秦又喜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免费精彩章节

完结小说排行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周迟愈秦又喜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免费精彩章节

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
独家完整版小说《夸影帝身材好被抓包了》是真和尚所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迟愈秦又喜,情节引人入胜,极佳好文,值得非常推荐。第1章开始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center;">简介<p class="ql-block">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
作者:真和尚 更新时间:2022-09-23 10:57:5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身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为了学习表演,我去电影院观摩了影帝正在上映的作品。电影结束,我被电影折服,坐在位置上久久无法出戏。

就在这时,有人拿着话筒到我面前:“这位女士似乎很入神,请问看完这部电影,你有什么想说的?”

主持人又采访了几个人,那些人不知是不是院线派来的托,一个个讲得头头是道,一下从影片立意分析,一下点评演员演技,也有说剪辑手法的……和我刚才那肤浅的点评对比,高下立判。

我脸都热了,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拿着手机催促着经纪人浪浪速速赶来接我。

如坐针毡的十几分钟终于结束,我像刑满出狱的犯人一样快速离开那令人窒息的影厅。

浪浪的车就停在影院门口。

我一坐进副驾驶,就听见她问我:「怎么样?好看吗?学到点什么?」

我呵呵两声,满脑子都是刚才我那几乎社死的场景。

「周影帝演得怎么样?」

我干咳两声:「很好。」

「那你怎么这副死样?」

我看了一眼浪浪,还是把刚才在影厅里发生的事跟她说了。

浪浪几乎要笑破肚子了,骂我没出息:「就知道电影票这五十块也是浪费了,身为一个演员你居然能说出这种点评?」

我反驳:「可是是真的啊!我说完,全场都在鼓掌。」

浪浪问我:「你还骄傲起来了?」

我擦了擦不存在的汗:「身为一个演员,身材管理是必修的一课,我只是觉得周影帝十分敬业,为了呈现出完美的视觉效果,居然把身材练得那么好。」

浪浪瞥我一眼:「所以呢?他什么身材?」

我瞪大眼睛:「真的很大啊!!!」说着还伸手比了个托波的动作。

浪浪笑得说不出话来,边开车边调侃我:「你要是在微博上这么点评,可能会被骂死。」

我摇摇头:「不,我会被赞到明年。」

我看到浪浪在后座藏着的蛋糕,准备拿来吃的时候,被浪浪制止住,她恨铁不成钢:「还吃!还吃!刚才还说得头头是道,说什么演员要注重身材管理,你现在是干嘛?」

「这不是在休息期吗?」

「你他妈这是休息期?你是没戏拍的空白期!赶紧给我控制住嘴,随时警惕着,不然机会来了,你都抓不住。会有人愿意在大荧幕上看到一头猪吗?」

我摇头:「没有人愿意。」

「知道就好!赶紧回去给我提高演技,不准再被人骂花瓶了。」

我放下蛋糕,开始忧愁我未来的演艺生涯。

浪浪见我突然低落,安慰道:「但你长得漂亮已经是很大优势了。」

我擦擦不存在的眼泪:「真的吗?」

浪浪叹气:「不是吧,装哭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大声反驳:「哭还是哭得出来的,只是现在我情绪没到位而已。而且我现在只拍了两部戏,都是些小角色,没锻炼而已,我这段时间一定苦练演技。」

浪浪勉强信我,拉了拉嘴角不再说些什么。

她将我送到家里后就驾车离开了。

我独居,住的还是市中心的大平层。

虽然我入圈没拿过多少片酬,但我家里有钱,父母疼我疼得不行——

去年我决定独立出来工作的时候,他们不知劝了我多久,最终还是拗不过我,放我出来了,只不过他们总是担心我吃不饱穿不暖,每月给我打的钱够我在这座吞金兽一般的城市里活得滋润。

睡之前,我在微博上搜了搜刚才看的那部电影,打算再从网友的影评中得到一点有用的见解,却在热门里看到一条微博——

标题:周迟愈电影首映现场,女影迷对影帝身材提出看法。

我一愣,心脏猛地跳了跳,迟钝了三秒,然后点开了那个视频。

……传出来的果然是我尴尬又局促的声音。

于是我再一次复盘了我的社死经过,脸红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刚才在现场,我颤抖着打开评论区。

映入眼帘的评论是:「老师这条点评会被我赞到明年。」

「嘿嘿嘿嘿……谁说了我心中想说的话?」

「穿上裤衩子吧!」

「好一个社死现场。」

「不知道这位老师上不上微博?她当年退出影评界的时候,我是极力反对的。」

…………

我的脸越看越热,突然翻到一条评论,心脏都差点停了。

「经可靠消息验证,周影帝当时在现场,听完这观众的点评后,气得冷笑了好几声。」

下面跟着评论:「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那这位观众可真是得到了影帝的关注!羡慕死我了……」

也有人不信:「胡说八道,我当时就在现场,根本就没听到周影帝的冷笑声,全场都在给这位观众鼓掌来着。」

「宁是周影帝坐着的椅子吗?还是他的口罩,你怎么听到他的三声冷笑?」

「我才是周影帝的口罩!」

看完这些文字,不知为何,我的脑中出现了刚才在影院坐在我身后那人的模样,还别说,那眼睛真和周迟愈有个七分像。

我突然觉得有点恐怖,关了手机,准备入睡。

十分钟后,我猛地睁开眼睛,那哪里是七分像,分明就是九分像!

不过只是一双眼睛,相似的人应该挺多的,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02

那日在影院虽然是个乌龙,但我是真的很欣赏那部电影,不止是因为周迟愈的身材,还有剧本立意和导演的拍摄手法,我都从中受益匪浅。

于是我在没事干的这段时间,找来了导演以前导过的片子来看,顺便又把周迟愈的电影都看了个遍。

最终的结果就是——

我对周迟愈越来越崇拜了,我对演戏也燃起了热情,摩拳擦掌地等待着下一部戏让我大展身手。

这天,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说她去有名的庙里给我求了福,保佑我能顺顺利利,心想事成。

我心中无限忧愁,却在嘴上跟她报喜:「放心啦妈妈,我过得很好,也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我妈说了好几遍的「那便好」。

挂了电话,我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谁说我不会哭的?

我拍了几张我见犹怜的仙女滴泪照,正准备发给浪浪炫耀的时候,正好接到她的电话。

我赶紧接通,还没等我说话,那端的浪浪便大声说道:「秦美女!我给你接了个大活!」

我一愣:「啊?」

浪浪说:「你有戏拍了!你猜猜是几番?」

我怯怯地问:「女一号?」

浪浪骂我有病:「好高骛远,真想飞了?」

我委屈死了:「那你说得这么激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饼呢?」

浪浪说:「女三号!戏份还挺多的。」

我跟着高兴起来。

以前我哪里演过女三号啊,最多是男主的初恋女友,走个过场演个分手戏就杀青了,当天进组当天杀青,都不用租酒店搬行李。

岂料浪浪的惊喜还没说完:「你猜男一号是谁?」

我深谙套路了,打算画个大饼逗逗浪浪,我问她:「周迟愈?」

浪浪吓一大跳:「我靠!你怎么知道!你要跟周迟愈对戏了!」

我的耳朵快被浪浪喊聋了,脑中却也跟着炸开烟花——

我要跟周迟愈演戏了?

到底是哪位神仙在显灵?

挂了电话许久后,我还是无法从狂喜中恢复过来。

我觉得可能是我这几日对周迟愈的痴心感动了上天,又或者是我妈下午给我求的福显灵了,我不懂,但我觉得此刻的我真的是被幸运光辉笼罩着的。

但没多久之后,我又开始感到有些畏惧了——

众所周知,周影帝是很高冷沉稳的,虽然性格很好,对人诚恳善良,但我很担心我不成熟的业务能力会让他对我失望,甚至浪费整个剧组的时间。

我忧虑了十几分钟,开始继续努力学习——

我爸教我的,有那时间担心害怕不如花时间去克服,虽然短时间内很难大幅度提高演技,但我有这份心,肯定比摆烂强。

我熬夜将浪浪发给我的剧本看完了。

这部戏是古装戏,周迟愈演的皇帝,我演的是女三号,即皇帝在后宫里宠幸过的一个宫女,后来因心肠歹毒、手段狠辣,踩着无数人的尸体爬到了嫔妃的位置,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反倒暴露了自己的丑恶嘴脸,被皇帝打入冷宫,抑郁至死。

第二天,浪浪来到我家里,对我从头到脚批评了一番:「你这皮肤赶紧得护理一下了,还有身材,那个角色是很瘦弱的,你赶紧给我减减肥。」

说着,浪浪拿出公司给我准备的行程,我一看——

离开机只剩一个月了,公司不是让我去美容院,就是安排我去健身房或者是做普拉提。

我很失望,觉得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浪浪问:「你想干啥?」

我自掏腰包报了个表演班。

我入圈还没多久,演的角色也都只是些小角色,就算我走在人流最大的商业中心也不会有人将我认出来。所以我在表演班里和那些怀揣着表演梦想的人共处了一个月,他们都不知道我已经拍过几部戏了,当然也不知道我即将和周迟愈对戏。

我在表演班里很是用功,担心进度赶不上,我私底下给老师塞了点钱,让他私底下给我开小灶。不知是不是我钱到位了,我离开那个班级的时候老师给我了很大的信心——

他夸赞我演戏有天赋,只要碰见好的导演和对手,便能激起我的潜力。

我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已经很开心了,毕竟我是半路出家,而且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不拖累剧组。

当然,我那一个月过得刻苦,除了去表演班之外,空下时间就去美容院和健身房,把自己外形塑造得和那女三号「安蒲枝」相似,根据剧本形容——

安蒲枝身材瘦弱、面容清丽,细腰如扶柳,皇帝初见她便被那不盈一握的细腰勾走了心。

可这样脆弱我见犹怜的美人,心地却比蛇蝎还恶毒。

反观女主,大气又善良,几乎和安蒲枝是两个极端。

女主的扮演者是娱乐圈最近大火的当红小花,赵夏宜。

浪浪同我说,赵夏宜并不像塑造的人设那般玲珑。听圈内人说,赵夏宜是有些冷,甚至多次被人控诉耍大牌,不好相处,也基本不参加剧组的聚餐。

我倒并不是很在意,我只想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不想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

终于,在一个黄道吉日,《戏凰》剧组开机了。

我在开机仪式上见到了周迟愈和赵夏宜,大家都说这两人性格冷,我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并不这么觉得——

两人似乎很熟,聊了不少。

赵夏宜还时不时露出点笑容,美得我的心都痒痒的。

周迟愈戴一顶黑色的帽子,穿黑色短袖和长裤,露出手臂。

我盯着他的手臂看了一会儿,发现和上个月在电影里的形象相比,他瘦了很多,从「健壮」变成「清瘦」。

他应该是为了更贴合剧里皇帝清瘦俊朗的形象才减了重,由此我对周迟愈便更加佩服了。

我悠悠地从他身上移开视线,却对上五十米外他看过来的眼神。

对视的那一刻,我心一慌,蓦然体会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来不及深思,我匆忙移开视线,心跳这才缓了些。

当我蹲在树阴下和演皇帝小时候的演员背着乘法表的时候,浪浪跑过来跟我说:「导演让你过去,想让主演都互相认识一下。」

我一愣。

这时,小皇帝问我:「八乘六等于多少。」

我脱口而出:「二十四。」

浪浪朝着我的脑袋砸了一下:「别去了吧,丢脸。」

我急忙站起来:「不行不行,得去。」

03

浪浪把我从外围带到剧组的内部,那里站着几个人,我一眼就认出周迟愈和赵夏宜的背影,还有拿着剧本的导演。导演见到我,招呼着让我过去,男女主角都回过头看我。

我在数道目光下,似乎连路都不会走了,好不容易蹭到他们面前。

导演让我介绍自己,我有点害羞,盯着周迟愈和赵夏宜说:「你们好,我是秦又喜。」

赵夏宜虽然表情有些冷,却对我伸出了手:「赵夏宜。」

周影帝也看着我,低声说:「周迟愈。」

我轻轻握了一下赵夏宜的手,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周影帝的面前,抬眼对上周迟愈微皱的眉头,我猛地一惊,担心自己踩到周迟愈的地雷了。

就在我尴尬地想要若无其事地收回自己手掌的时候,周迟愈伸手碰了碰我的手。

我心脏狂跳,却在他的面前发挥我的演技,将我的慌乱掩饰得滴水不漏。

赵夏宜看了一眼我的手,问我:「你是哪个角色?」

我这种小角色是没有营销号搬运的,于是我向她介绍:「安蒲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