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女强
经典小说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小说 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乔艺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小说 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乔艺在线阅读

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
我有我爸的优良基因小说是由少林和尚倾心打造的一本言情小说,乔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拔我爸管子那天,后妈...
作者:少林和尚 更新时间:2022-09-23 11:02:5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拔我爸管子那天,后妈给我跪了。

她伺候了我爸十年,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爸是本市远近闻名的渣男。

外面3456养了一窝。

但他有钱。

有钱后,渣似乎也变得理所应当,就连我妈都忍着,当他的贴心大房。

直到我十岁那年张岚的出现,她生得十分娇美,手段一流,将我爸哄得服服帖帖。

就连她那便宜女儿,我爸都视如己出。

张岚挺着肚子,哭得梨花带雨,对我妈说:「姐姐,老乔那么多钱,总要有个儿子继承是不是?

「你又不能生,占着这个窝,就是害了他。」

我永远记得那天,我爸一巴掌将我妈扇跪在地上时,张岚和乔雪那得意的嘴脸。

妈妈没的选择,因为我爸说如果她不离婚,就将我卖到山沟里去。

三天后,我和我妈被赶出了家门。

站在马路上,我妈死死咬着唇,说:「乔艺,你一定要争口气。」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不但要争口气,我还要出了这口气。

2.

对我爸这种享尽人间极乐的男人来说,我这个女儿根本可有可无。

具体表现就在:我的生死在他眼里,还不如什么猫儿狗儿。至少,在我们睡桥洞的那段日子里,我从不曾见过所谓的「父亲」。

妈妈带着我离开的时候,他从头到尾都紧盯着我们,恨不得把我不小心蹭到的他家的一点儿墙灰都抠下来留在他家。

所以,一直当家庭主妇,与社会脱轨了的妈妈,因为年纪大没经验的缘故,只能找一份超市收银的工作来养活我。

这份工作看起来还算轻松,其实十分辛苦。

早上六点,她就已经站在了超市的柜台前,一直到夜深了,她才能得到一天中第一次坐下休息的机会。

即便是这样,张岚也没有放过我们。

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上辈子杀了她全家还是一天打了她几百个嘴巴子,她对我们的仇怨怎么这么重。

她经常来我妈妈工作的超市闹事。

最开始,她只是拿着支付记录去找经理,说我妈妈算错了账。

我妈妈看着她篮子里的一堆东西,明知道她偷藏了几样,可却得不到经理的信任。

第二次的时候,她开始诬蔑我妈妈偷钱。

经理没有查监控,直接就将我妈妈辞退。

其实这种事情,只要一查监控就能真相大白了。

可是经理不愿意。

或者说,经理早就看过了,但碍于对方是乔先生的太太,他不得不暂且搁置自己的良心。

而且,他很清楚,只要我妈妈在这个超市一天,张岚带来的风波便会不断。

为了保住超市的平静,他舍弃了我的妈妈。

那个一天拿着七十块钱工资,还要独自抚养一个女儿的妈妈。

妈妈不得不重新出去找工作。

可是,原本就被排斥的大龄家庭主妇如今有了「前科」,事情哪里就能那么顺利了呢?

在我连吃了三天清粥的那天晚上,有人敲响了我们那个破破烂烂的房门。

开门,是满脸不耐和警告的乔先生。

他西装革履,浑身的高贵气息跟这里格格不入。

可他说话倒真的很像属于这里的人。

「朱云,张岚说你嫉妒她,想害我儿子?」

我妈这段时间身形消瘦了很多,她扶着门槛,错愕地看着我爸:「我做什么了?」

我爸厌恶的眼神从她脸上扫过。

「谁会承认自己做过的坏事?朱云,你真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我警告你,我的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他还瞥我一眼:「和乔艺。」

乔先生高傲地来,又高傲地走。

那只战胜的公鸡离开了,留给我们的是满地的鸡毛。

妈妈红着脸躲在房间里,哭泣的声音却藏不住。

我听见有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却不怎么清脆。

我的心一阵绞痛。

她明明那么生气,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可是,她甚至都不敢摔易碎的东西。

我沉默着站在门外,好想进去抱一抱她。

可是我不行。

我知道妈妈需要的不是一个拥抱。

我知道自己年纪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能做到的。

我唯一能做到的是:好好学习。

从小学就开始努力学习的孩子也许不少,但我永远是班级里最刻苦的那一个。

说实话,我的学习天分并不算高。

但我能一直拿全区第一,这得益于我「吃苦耐劳」的精神。

妈妈从工地上下班,都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她倒头就睡的时候,我还在做算术。

所以,六年级毕业的时候,我考进了当地最好的一所初中。

同样也是最贵的私立中学。

我去上学的那一天才知道,乔雪也被录取。

只是,录取的方式不太一样。

她是被乔先生的钱托着进去的,跟身为优等生的我进入了最好的一班。

我是初一分班考进了一班,她是以赞助费最高的学生被分了进去。

跟乔雪在一个班,这大概是我最不想碰到的事情。

可我不想碰到的事情已经碰到了太多次了。

我能做的就是暂时接受,努力学习。

我不想跟乔雪有任何的交集,可树欲静而风不止。

她长得很漂亮,小小年纪,少女姿态显露,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灵动而惑人,获得了无数的跟班。

其实也不只是因为长相。

她可有钱了,尽管都是乔先生的钱。

她会请班上每一个同学吃零食,带着她们享受时下最流行的热门新奇。

吃了她乔雪的东西,自然就不能和我玩了。

她这样一个大方又美丽的姑娘,自然比我这样的穷鬼还是大人眼中的年级第一受欢迎。

和形单影只的我相比,她的身旁总是三五成群,众星捧月。

那时候我也曾望着她的桌子,有些不甘心地幻想:如果乔先生回心转意的话,这一切会不会回到我身边呢?

上天并没有眷顾我们。

我每一天,都是在那个畸小的出租屋里醒过来的,来到学校,看着同学们疏远鄙夷的目光,再努力度过每一天。

可能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吧,而我家太穷了。

对于乔雪在意的这些、向我炫耀的这些,我只会偶尔有些动容,大部分时间,我毫不在意。

因为那些从不是我的目的,所以我才会在乔雪的一次又一次挑衅后选择息事宁人。

只不过她偷我的书、撕我的卷子,这些我都能忍受。

一直到那天,她从我手中抢过去了那两个可怜巴巴的菜包子,扔到了垃圾桶里。

这是妈妈昨天没吃晚饭省下来的。

我忍无可忍。

我死死地扯住她的头发,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她脸上挂着红印子,几滴眼泪被挤了出来。

她哭哭啼啼地去了老师办公室。

当我被叫去的时候,张岚已经坐在了我妈对面。

「小小年纪就知道动手打人!还专打脸!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学生,就应该被开除学籍,这辈子也别想再读书!」

张岚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妈。

我妈回头望我,眼里没有责备,而是询问。

我没有给出答案。

「校长,你倒是表个态啊,我女儿就这么被她给打了,可不能这样算了!

「有这样的妈,难怪教出这样的女儿,当妈的失败,当女儿的更失败!」

在张岚的步步紧逼中,我妈张开口,想要辩解。

我连忙拉紧我妈的衣袖,朝她摇了摇头。

我知道学校不会开除我,因为他们知道我的实力。

从我爸将张岚母女领进家门的那天过后,我的每一次考试,都是整个区的第一。

乔雪再有钱也不可能给学校捐一栋楼,而我却很有可能给他们拿一个中考状元。

这个分量,对于一所私立学校来说,比一栋楼更重要。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并没有出错。

果然,校长略有些为难地看着这一切,在眼珠子转了几圈后,她就开始和稀泥。

她看着我,扶了扶眼镜,表情严肃:「你为什么要打人呢?老师不是说过了吗,打人是不对的,虽然她扔掉了你的早餐!」

我小声说道:「她还经常偷我书、撕我的卷子。」

乔雪泪痕未干,睁着眼睛叫嚷着「我没有」。

这一叫,把校长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且不说什么卷子不卷子,乔雪,你扔人家早餐干什么?你有错在先,这件事情,我看就这么算了吧,两个人都写一份检讨给我。」

张岚和乔雪当然不乐意了。

诶,我自从认识了你爸,还没从你和你妈身上吃过亏呢。

这一次我们也要占便宜!

所以,她们大喊大叫说老师偏心,还打电话叫来了乔先生。

乔先生赶到,听说打了他宝贝女儿的是我,他那不由分说的一巴掌带着雷霆之怒眼看就要砸在我的脸上,幸好被校长拦住了。

「乔先生,您应该先听我讲讲这件事情的始末。」

乔先生再大的脾气,也不至于跟校长动手。

于是他就听完了校长漫长的讲述。

我看得很清楚,一直怒气冲冲的他,在听见「乔艺同学一直是年级第一,学生们的榜样,平时除了读书,从来没有惹过事,如果不是把她惹急了,她肯定不会这样的」时,乔先生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也不知道他这句话是憋了多久,说出来的时候,他一副被鱼骨头卡住的样子。

「你确定是乔艺而不是乔雪?」

校长嘴巴一抿,嘴角向旁边拉伸,看起来好不尴尬。

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

乔先生风尘仆仆带来的熊熊烈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浇灭。

3.

乔先生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好像我是个陌生人,好像我们生平第一次见面。

我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在短时间内风轻云淡地消化了「我和乔雪的爸爸是同一个,但两个孩子的待遇好像天差地别」这件事,反正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还邀请乔先生和我妈妈一起参加学校的家长会。

她笑眯眯地看着我妈妈:「到时候我们会请年级第一的家长,作为家长代表上台讲话。」

我妈妈的表情怪怪的,瞥了一眼乔先生和张岚。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他不用来。」

乔先生这个人我还算有点了解的。

他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可能他没打算来参加,可是妈妈这么一说,他立即表示自己会来。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张岚和乔雪离开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

两张漂亮脸蛋上带着如出一辙的不甘和怨毒。

其实那天,妈妈也很生气。

她一直没说话,沉着脸做完了晚饭。

吃饭的时候,我安慰她:「妈妈,他有那么多的钱,你真的想便宜外人吗?」

乔先生不是一直都有钱的。

我妈妈跟他结婚的时候,他拥有的只是个微型企业。

身后有个贤内助的支撑,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一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有多少钱。

我只知道,在A市的商圈里,无论是谁,看到他都会恭敬地叫一声「乔总」。

妈妈听见这些话,眼里充满了吃惊。

她打量着我,好像我也变成了她陌生的人。

我深吸一口气:「妈妈,你不想跟他有交集没关系,可我是他的女儿,这一点不能改变。」

尽管,他本人好像并没有把这点当回事。

我妈妈摇摇头看着我,眼里的光一直闪烁着。

「乔艺,我知道我一直忙着工作,没有关心你的教育问题,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做人最重要的就是骨气!」

我知道,她以为我眼里只有钱。

我垂着头吃饭,没有再说话。

也许,只有真正到了那一天,妈妈才能明白我的心意。

家长会那天,作为学生代表出席的是乔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