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大全
现在火的小说《故梦周知》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故梦周知》最新章节目录

现在火的小说《故梦周知》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故梦周知》最新章节目录

故梦周知
二爷写的《故梦周知》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秦霄周言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故梦周知》中主要人物秦霄周言被二爷写的真实细腻,《故梦周知》我生日当天,男朋友和...
作者:二爷 更新时间:2022-09-23 11:07:5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我生日当天,男朋友和一个女孩吻得难舍难分。我瞥了一眼,很是淡定地给他发消息。

斜对面的江燃一只手扣住校花的后脑勺亲吻,另一只手抽空拿出手机缓缓敲出几个字发送。“在睡觉,你也早点睡。”“我在你后面的卡座,来和我碰一杯。”

江燃缓步走向我时,每一步都像踏在我的心尖上,心口一阵锐疼。

我强呼一口气,迫使自己语调不那么起伏。

「吻技真是越来越好了,不像五年前亲我的时候,还那么青涩。」

我以为自己能忍住,可我还是红了眼眶。

我爱了江燃五年,五年抵不过另一个人的出现,为什么昨天送我花的人今天就可以和别人吻的难舍难分。

江燃皱着眉揉了揉眉心,声音冷淡。

他说,「周言,别闹。」

我怒极反笑,「你觉得我在闹?」

江燃冷冷的抬起眼眸定定的望着我,我则是抬手将杯里的酒尽数倒在他脸上。

「恋爱五周年快乐,江燃。」

02.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去得了。

就记得我在卡座喝酒,酒后好像抱着一个帅哥问人家为什么不要我,醒来后就躺在了这

我突然觉得心凉,五年都没和江燃怎么着,如今却——

可我还没能哭出来,床上的男人幽幽转醒,而后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顷刻间蓄满了泪水。

「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

声音哽咽委屈,夹杂着几分哭意。

我只觉得头疼,不住的按压太阳穴,见眼前的人都快哭了,只好先安抚住他。

「没有没有,你先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他闻言挑眉,

「怎么,姐姐不认账了?」

03.

我正欲和他理论,突然闹钟响了起来,我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第一天上班。

糟了,快来不及了。

正欲起身却被他一把按住,「姐姐去哪?」

我没空搭理他,抚开他的手,急匆匆的在地上找衣服,边找边说,「我要去上班。」

等我收拾好,就发现我的手机此刻正被他拿在手里。

他笑了笑,「留个联系方式,别毁了人家清白就想跑路。」

我:「?」

一把撩起包包,夺过他手里的手机抽空看了一眼,才发现他备注的是「老公」。

我一愣,「你叫什么?」

他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叫老公。」

我把包包砸了过去。

「滚。」

04.

公司空降的总裁叫秦霄,据说为人在商场上「杀伐果断」,做事雷厉风行。

而我工作第一天就迟到了……

员工电梯塞满了人,我一咬牙,想着秦霄肯定不会迟到,于是小跑到总裁电梯。

结果电梯门缓缓打开,低着头的我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双黑色西裤大长腿。

「……」

「不好意思,打扰了。」

我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他长什么样子,转身就跑,一双长臂却将我捞了过去,抱在怀里咬牙切齿道「跑什么,又想开溜?」

我闻声转头,见到那张精致的脸时却愣住了

这……这不是我昨晚睡得那个吗?

05.

正在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溜的时候,秦霄身后的张秘书开口。

「总裁,她一个普通员工跟我们坐一个电梯,这怕是……不太合适。」

我连连点头。

秦霄搂着我却始终没有松手,只是转头冷冷的对张秘书道,「你有意见?」

「那你下去。」

电梯门再度被按开,张秘书被赶了下去。

秦霄单手把我圈在怀里,语气颇有几分得意,「姐姐,这次又想往哪跑啊?」

我深呼一口气,本着工作都不要了的心态,对他一字一顿道,「总裁,我们没什么关系。

他闻言,眼眶立马红了。

「你果然是不想对我负责。」

我:「?」

06.

电梯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顶楼。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人都麻了。

好不容易送走秦霄的我,现在很想去知乎提问,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吗?

有啊,我睡了我上司。

有比这事更刺激的事情吗?

也有。前男友出轨的女孩和我一个公司。

面前的女孩一身白裙子,卷发优雅的披在身后,朝我微微一笑。

但是单看这个侧脸我也能认出来那天在卡座和江燃接吻的就是她。

她是他们大学的校花,我和江燃是高中同学

其实一切都早有预兆。

徐安然会发可爱的表情包问江燃有没有起床

江燃会回复他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徐安然过生日那天,发了两款蛋糕让他挑

江燃很耐心的告诉她哪一款更好看

他给徐安然的备注「猪」

那么亲昵的称呼,江燃以前是用在我身上的

可当我拿着手机质问他时

他只是冷冷的一句,「周言,别闹。」

可惜我当时不明白,我以为他不和我分手,就还是喜欢我的。

我也以为我还是喜欢江燃的。

直到我在卡座看见他们亲吻,心口还是一阵钝痛,但我清楚的明白

我没那么爱他了。

07.

我冲徐安然点点头,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到了座位才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一团糟。

咖啡洒了一整张桌子,方案上浸透的满是污渍,皱巴在一起,堆积在桌角。

我连忙抽出纸巾去擦,结果咖啡越流越多,甚至溅到了我的大衣上。

我攥紧了手中的纸巾,抬头扫视了一圈神色各异的众人,「谁干的?」

徐安然好似刚反应过来,冲我扬起一个「歉意」的微笑,梨涡浅浅,一副单纯模样。

呵,江燃就喜欢这种小白花。

她上前一步抽出纸巾边帮我擦桌子边道:「对不起啊,我刚刚给所有同事都买了咖啡,没想到你的没放稳,洒了。」

「没关系。」我笑了笑,伸手撩起桌上的咖啡杯,将剩下的咖啡尽数泼在了徐安然雪白的大衣上。

「你说你不是故意的?」

「你是刚想起来给我擦桌子吗?」

「还是故意等着我目睹一切来收拾残局?」

我冷眼扫视了一圈众人,他们或愤怒,或鄙夷,却唯独没人敢说话。

显然,一杯咖啡还没能让他们做那个出头鸟去替徐安然说话。

08.

徐安然显然没想到我会把话说的那么直白。

她一瞬间就红了眼眶,我想要是江燃在这的话,她应该会梨花带雨的拉着江燃的袖子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可惜江燃不在这。

只有闻讯赶来的张秘书。

他开口就是,「周言,你怎么又在胡闹啊你。上总裁的电梯就罢了,还在这里欺负新员工?」

噗,我不是新员工?

张秘书瞥了眼办公桌了然于心,嗔怪的看了眼徐安然,又放软语气对我道:

「小周,这事就算了吧。」

「江总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他吩咐过要好好照顾他女朋友的。」

是吗,江燃从来不屑于利用官职图便利,如今却为徐安然开了先河。

真是真爱啊。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众人都有意无意的护着徐安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不想让徐安然赶走我沾沾自喜。

我只得点点头坐下。

09.

我没想到秦霄会来接我下班。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看见我笑了笑望了眼手表。「怎么,到点还不下班,公司给你加班费了啊?」

我勉强扯起一个微笑。

我没告诉他徐安然把很多不属于我的策划案也分给了我,因此我没法准时下班。

既然没想和秦霄在一起,那就不必麻烦人家,全当锻炼自己的能力了。

秦霄却不肯走,他长腿交叠坐在我的办公桌上,眨了眨眼睛。

「怎么不开心啊,谁欺负你了?」

我突然特别委屈,心头一阵酸涩,却还是强逼着自己压下眼泪,摇了摇头。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吃焦糖布丁了。」

他弯起嘴角,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么大的人了,还爱吃甜的啊。」

我没在说什么,秦霄其实望着手表冷声道,「现在开个急会,所有人务必到场。」

办公室内,秦霄冷着脸坐在首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桌面。

「周言今天不开口说是谁欺负了她,你们谁都不许走。」

员工间面面相觑,随即又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带着惊慌或哀求。

我不顾徐安然难看的脸色,坚持称自己没事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江燃缓步走了进来。看见我,他眉头微蹙,又很快将目光挪到了徐安然身上。

柔声道,「怎么还没下班?」

秦霄脸色很难看,「谁让你进来的?」

江燃直起身子,面色冷淡,「我来接自己女朋友下班也有错?」

「是吗?江总这派头倒像是来收购公司的」

江燃眸色微凝,牵过徐安然的手就要带她走

徐安然下意识的看向秦霄,在秦霄不耐烦的回望她时,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又坐下。

「江燃,你先走吧。」

江燃不满意的望向秦霄,秦霄则仍是慵懒的坐在办公椅上,骨节分明的手交叉,好整以暇的望着他们。

「走啊。」

「我拦你们了吗?」

秦霄发了话,徐安然却不敢动弹。

他站起身走到江燃身边,皮鞋摩擦着地板,每一步都让我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江燃管好你的人,不然,我就要替你管了。」

他又转头看向我,我这次发自内心的扬起一个微笑,然后秦霄才冲其他人摆摆手,嗓音低沉,语调慵懒。

「散会!」

在我拎起包路过江燃时,他突然低声道:「周言,你要是再敢针对安然的话……」

他顿了顿,声音愈发的冷,「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我定定的望着他良久,心从一开的失望酸涩到后来已经麻木了。

我和江燃在一起五年,却好像现在才开始认识他。

五年前晚自习停电,江燃戳了戳我的胳膊,等我回头塞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少年遒劲的字体:

「周言,要不要跟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