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修真
小说排行榜~娇宠小金枝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白宁安郑晓小说 大结局

小说排行榜~娇宠小金枝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白宁安郑晓小说 大结局

娇宠小金枝
《娇宠小金枝》中主角白宁安郑晓被塑造的非常真实立体,书中的多个配角也都个性十足,让人看完之后印象深刻,小说情节也十分精彩,色和尚文笔绝佳,字字经典,值得推荐第1章开始 1.第一章 死了两次再重来夜幕笼罩,常平国王都内,窄巷里有两个身影。白宁安此刻躺在郑晓怀里,她又变回婴儿,又回到这一天。这次,她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晓儿,快......快跑,往腾瑞王府...
作者:色和尚 更新时间:2022-09-23 11:12:5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1.第一章 死了两次再重来

夜幕笼罩,常平国王都内,窄巷里有两个身影。

白宁安此刻躺在郑晓怀里,她又变回婴儿,又回到这一天。

这次,她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晓儿,快......快跑,往腾瑞王府跑!”一个女人全身都在颤抖,身上多处都在溢血,她用力抓住儿子的手,以最快的速度交代。

“宁安交给你了,还有,还有玉佩一定要亲手交给王府的唐姨娘,记住了吗?”她露出一个笑容,看向儿子郑晓。

“记住了,让唐姨娘带人去决明寺旁的景阁村救人。”女人再次重复,一路运气把两个孩子带来这,已经耗尽她最后的体力。

“活着,不怕,不恨。”她又说,接着推了一把郑晓。

“快!”

男孩眼眶里都是泪水,但倔强的不肯落下,他浑身也都在抖,恐惧和愤怒还有无力在每一瞬间来回交替。

“娘,你等我。”他抱着白宁安,用尽全力磕磕绊绊的跑着,怀中的婴儿没有哭,只是一直看着他。

算上这次,白宁安已经重生第三次了,第一次死在七岁、第二次死在十二岁,这是第三次看到郑晓面对爹娘的死,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晓哥哥,不怕,不恨,这次我帮你。”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前两次连自己是怎么死的她都没搞清楚,但细想一下,那两次郑晓都不在自己身边。

所以是不是她顾好郑晓,就能多活一点?

郑晓已经看得到腾瑞王府,出乎意料的是门口站着一位华服少妇和一个男孩,少妇来回走动看似很焦急,他也没有停下脚步。

男孩注意到郑晓,几个跨步便迎了上来,男孩会武且身手不凡,他戒备的挡着郑晓低声喝斥,“谁派你来的?”

“我是郑晓,找唐姨娘,我娘,我娘有东西要给她,还有白宁安。”郑晓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抱着白宁安,句子都说的不连贯。

“你是郑晓?”男孩身后的少妇快步走来,一把接过白宁安检查是否有受伤,又焦急说:“你找的人是我。”

“王爷王妃在决明寺旁的景阁村,我爹娘引开杀手但不知道能撑多久。”郑晓看了一眼,和娘给的画像长得一样,便迅速递出玉佩。

“知道了。”唐姨娘有些站不稳,男孩眼明手快扶了一把。

“齐林,拜托你师父出手相助,我让暗卫和你们一同去。”唐姨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和儿子交代,一边抓着郑晓往府里走。

回到唐姨娘的院子里,便有数道身影齐齐落下,唐姨娘直接下令:“景阁村救人,慕容散仙和齐林已经出发了,快去!”

“拾五,你带一队人在王都外围和景阁村反方向,寻打斗痕迹,找一对夫妻。”黑衣人只剩一个还未走,听着唐姨娘的交代。

“死要见尸。”唐姨娘没有看郑晓,继续说。

“是!”拾五融进黑暗,离开了。

唐姨娘这才转身看着郑晓,蹲下来将白宁安重新放回他的怀中,再把玉佩放在白宁安的手中。

“郑晓,宁安交给你了。”唐姨娘眼眶是红的,她蹲下来才发现郑晓哭的无声,眼泪齐刷刷的掉,他的手死死抓住裹着白宁安的布。

“谢谢,谢谢派人找我爹娘。”郑晓抬起手臂吃力的抹了一把眼泪。

“应该的。我还得去处里一些事情,天亮时一定回来,你可以一个人吗?”唐姨娘看他这样子有点不放心。

“可以的,您放心。”郑晓还是在流泪,但语气坚定。

“好。”唐姨娘摸了摸郑晓的头,像风一般闪身离开了。

**

白宁安正着圆圆的眼睛看着郑晓,她突然很想哭。今天是郑晓刚满五岁的一天,也是父母双亡的第一天,以后他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某种程度来说,她和郑晓都很孤单。

但这一次不同,她要抓着郑晓,两个人一起好好的。

郑晓不再是一个人,她也别再死了。

“晓哥哥,等我三岁就会去别院和你一同生活了,你要等我。”白宁安伸出小手挥了挥。

郑晓垂目看着她的动作,用自己的小手拍拍她,按抚道:“别怕,我在这。”

这一刻,她才突然想哭了。

她所有的委曲,所有的惊吓都在这一刻找到出口,即便重生了第三次,她还是有很多不明白。

第一次,七岁那年朔风寒冷,漫天大雪,她在雪地里走了好久,冷到她连呼吸都浑身痛,是她没有听唐姨娘和晓哥哥的话,活该那次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

第二次她记起教训,七岁那年的冬天还是异常寒冷,郑晓被接回腾瑞王府,她按部就班无趣的过了整整一年,直到十二岁时她还是死了,死得不明不白。

有人绑走她,将她一个关在院子里,起初她以为绑她的人,是想利用自己来威胁腾瑞王府或郑晓,然而并没有。

她就这样被关着,没人与她说话,但时不时会有人来打晕她,将她蒙眼带到别处,那人用利刃在她手腿作画,她从一开始尖叫反抗,到最终悄无生息的死去。

到最终她都没想明白。到底是谁,如此恨她?

那种沁入骨髓的疼痛,她此刻想起来都还能感觉到。

痛,痛得她反射的哭出声来。

她想活着,真得想。

郑晓看着白宁安哭到小脸胀红,软软的手紧紧抓着他,内心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也哭了起来。

俩小孩放声大哭了一会儿,郑晓先停了,他将白宁安放到矮桌上,用布擦擦她的眼泪,声音一抽一抽的说:“你别怕,虽然我年纪小,但娘说我早慧比一般孩子聪明,能保护你的。”

白宁安看了他一眼又哭了两声,暗想:“我是在哭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和你聪不聪明没关系。”

郑晓看她还哭,一时有点慌,又说:“真的!我不止比一般孩子聪明,还比一般孩子高,能保护你的。”

白宁安又哭一声后就不哭了,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郑晓。

我们这次又要一起长大了啊!

好像,还是挺不错的。

“要不你先睡会儿,等你醒来,我讲故事给你听。”郑晓给自己也擦了擦眼泪,爬上椅子后抱起白宁安,轻轻拍着她。

“骗子。”她想,“等我睡着,下次见面就是两年后了。”

她晃了晃小手,把玉佩往郑晓手里塞,郑晓以为她冷,还给她裹得更紧一点,把她给气乐了,重复了好几次,郑晓才拿起那块玉佩。

“要给我?”郑晓拿着玉佩在她面前晃了两下。

她笑着几声回应,这样应该是懂了吧?

“那好,我就收下了,你赶紧睡。”郑晓学着母亲哄孩子的方式哄白宁安。

对于一岁的婴儿来说,这一天的折腾确实太累了。

郑晓,两年后见,我会好好努力活着。

你也要好好的。

白宁安在睡前又看了郑晓一眼,打了个哈欠,实在撑不住了才借着月色沉沉睡去。

这次重生有几件事一定要做,找到那个绑走她的凶手,顾好郑晓,还有找出自己重生的原因!

2.第二章 又见白家小团子

两年后,常平王都最外围,落霞村。

“腾瑞王府的那位又来了阿?”

“是阿,也不知道里面那个远房表亲是什么来头,腾瑞王妃来得勤,看得可紧了。”

白府别院外,几个路过的妇人随口说了两句。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今天是郑晓的七岁生辰,失去双亲后的第二年生辰。

白府别院雅致,平日里只有他和刘伯、刘婶住在这里,腾瑞王妃时常会来看望他,除了带些好玩的,也顺道说一说与他有娃娃亲的小人儿近况。

一个人他也可以的,他会带着爹娘的期盼好好活下去。

只是此刻他着实有点摸不着头绪,腾瑞王妃抱着白宁安坐在他的对面,身旁还站了风姿绰约的唐姨娘,三人同时看向他,让他稍为有些不自在。

“那是你晓哥哥。”腾瑞王妃把女孩放下来,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白宁安看了一眼母亲,又扭头看着郑晓。

“晓儿,这是宁安。”郑晓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和先前腾瑞王妃带来的画像如出一撤,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清澈。

“晓哥哥。”白宁安奶声奶气学着母亲的话喊了一声,眉眼弯弯,杏眼漾出笑意。

她有些雀跃,郑晓看着又长高了,眉眼也长开了些,越来越像那个记忆里的潇洒少年,只是......有些瘦了。

两年了,郑晓从伤痛中走出来一些了吗?

双亲都不在了,你还好吗?

“唐姨娘,之前见过的,接下来会和你们一同住在别院。”腾瑞王妃又说,站在旁边的唐姨娘向郑晓点头,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我们?”郑晓疑惑,又转念一想问了一句。

“宁安妹妹要住在此处吗?”

他和白宁安还有唐姨娘?外人、嫡女和侧室,这是什么组合?

腾瑞王妃看着郑晓,莞尔一笑:“这两年在别院稳重了许多,但还是藏不住心思。”

“上个月宁安得了风寒,在床上躺了好些天才缓过来,前几日我和王爷去决明寺上香时得住持提点,这孩子体弱不适合养在王府,若能在别院养个几年,对她有益。”

腾瑞王妃贵气却长得十分幼态,白宁安应当是像母亲多一些。

她摸了摸白宁安的头,眼中装了些不舍的情绪,又对郑晓说:“唐姨娘惹得王爷不快,我便做主让她来别院自省,多一个人照顾你们也是好的。”

郑晓没有接话,他还是阅历不够,猜不出腾瑞王妃的用意。但腾瑞王夫妇是他爹娘的至交好友,自是不会害他,更别说当初自己这条命还都是人家救下的。

“晓儿?”腾瑞王妃见郑晓走神,唤了一声。

“都听王妃安排。”他起身行礼,既是腾瑞王夫妇的安排,他便听。

“好孩子,宁安交给你了。”这时腾瑞王妃起身牵着白宁安走了过来,将白宁安交给郑晓,多年后的郑晓依旧会想起这一天,那个眼神闪亮,一步步认真走向他的女孩。

“王妃可对宁安妹妹有安排?需要喊刘婶来交代吗?”郑晓问道,女孩子家的事情他自是不懂,多一个帮手多一层保障。

“不用麻烦刘婶,他们做好原先该做的事情就行。”腾瑞王妃回头看向唐姨娘,对她招了招手。

“姐姐。”唐姨娘始终带着微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论外貌丝毫不输给腾瑞王妃,和郑晓那晚看到焦急的模样相去甚远。

“唐姨娘会顾着宁安,不必担心。”腾瑞王妃拍拍他的肩,又补了一句,“都是自己人。”

“好。”郑晓应道。

接着腾瑞王妃又带着白宁安去找了刘伯和刘婶,又在院落玩了一会儿,正堂里只剩郑晓和唐姨娘,俩人正喝着茶,七岁的郑晓正襟危坐像个小大人。

听着院落传来白宁安的笑声,郑晓忍不住开口说:“王妃舍不得宁安妹妹。”

唐姨娘抬眸看了他一眼,缓缓开口:“姐姐是王妃,必须舍得。”接着唐姨娘望向外头,像是在眺望更远的地方。

“家里最近事情多,宁安在王府姐姐不放心,这一来可能得待上两三年。”唐姨娘还是朝外看着,都春天了她还觉得有些畏寒,大抵是身体不如从前好。

“郑晓,你比其他孩子聪慧,经历的也多,这是夸奖。”唐姨娘喝了口茶,轻声的说。“你只管过原先的生活,其他不用多虑。”

堂内又安静了下来,只隐约听得见外面的嬉戏声。

又过了两刻钟,腾瑞王妃牵着白宁安回来了,几人又说了一些家常,分别的时间还是到了。

白府别院前,他们说着话。

“宁安,可能有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母亲了,可会害怕?”在别院门口,腾瑞王妃蹲着身子与白宁安平视,帮女儿捋了捋头发。

“不怕,有唐姨娘,有晓哥哥。”三岁的白宁安像是知道自己母亲难过,一把抱住腾瑞王妃,伸着小手安抚道:“母亲也不怕。”

“好,咱们都不怕,等着母亲来接你。”腾瑞王妃摸摸白宁安的头,起身走向唐姨娘,拉起她的手重重握着交代了句:“拜托你了。”

“放心,我在这里。”唐姨娘回握并点头。

趁着天还亮着,腾瑞王妃上了马车,离开白府别院。

......

夕阳都快沉到最底了,白宁安还站在门口,唐姨娘和刘婶去收拾房间,刘伯在准备吃食,就剩郑晓站在她身旁陪着,一大一小的孩子就这么站着。

郑晓本身的性格比较随性,就这样陪着她站了好久。

这小团子是个执拗的,郑晓在心底对白宁安多了几分认识。

就这么罚站直到白宁安拉了拉郑晓的衣角,他才低头看着她。

“晓哥哥,要快些长大。”她微微仰头看郑晓。

我的保命符,快些长大吧!长大了我们就都安全了。

白宁安在心里嘀咕着。

“你呢?你不长大?”郑晓挑眉,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无里头的问了这句。

“我长得慢啊!你比我快一些。”白宁安认真的回答。

以后你会是王都年轻一代武艺最高的少年。

我啊?练了几年都还像个新手呢。

靠自己防身还是算了吧!

她那两个哥哥再加上郑晓,就不信想害她的人还那样不长眼!

“好,我尽量快一些。”郑晓想了几秒回道。

白宁安看郑晓有些老实,不自主得笑出声来,再过几年就郑晓就会越来越聪明,也不好忽悠了。

她拉着郑晓往回走一边想:“这第三次重生的差异也不大,现在与前两次都没什么差别。”

然后又用眼神偷偷瞟了郑晓几眼:“不过这次我得抓着郑晓,当他的小尾巴!先保下自己的命再说其他的。”

郑晓自然是不知道白宁安心中已经闪过各种计划,他低头看了看白宁安,得到一个结论,小团子比起婴儿时期更圆了一些,倒是一样白皙,脸上红扑扑的,像个瓷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