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穿越
打脸假总裁千金第47章txt在线

打脸假总裁千金第47章txt在线

打脸假总裁千金
主角是的李至成林悦小说是《打脸假总裁千金》,本小说的作者是米莱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爆:据说总裁千金在...
作者:米莱 更新时间:2022-09-23 11:17:5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爆:据说总裁千金在本部门微服实习!!!”部门小群里弹出消息。我以为我的身份被扒。

对面的李雪在群里很谦虚地发话:“既然微服,就是想低调点,好证明自己的实力,大家好好工作哈。”同事们以及我的男友,都开始对她大献殷勤。

我们公司每年中秋的员工福利有月饼,还有盲盒手办。

今年中秋节前,部门小群里就在讨论会发什么主题的手办。

正讨论着,李雪丢了张图片出来:「今年的手办主题『八仙过海』,大家不要乱传哦。」

我愣了愣,这种图片应该只有公司行政部才有,李雪是我们设计部的,她怎么会有?

王丽第一个在群里回应起来:「哇哇哇,这可是只有公司顶层才能提前得知的情报诶,雪雪,从实招来,你这位千金大小姐还准备微服到什么时候?」

「我靠,所以说总裁千金在咱们部门实习的小道消息是真的?!」

「其实有迹可循哈,雪雪姓李,咱们总裁也姓李。」

「我就说雪雪不同寻常,她背的包就不是我们这种寻常小社畜背得起的。」

我看了看李雪摆在办公桌上类似于环保袋设计的包,这种包我家里很多,都是各品牌送的赠品,一般都是送给家里的佣工们用了。

同事们这误会闹得还挺大,我想李雪应该会出面来解释澄清一下的。

因为,我爸三代都生的儿子,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闺女。

这公司里除了我,不可能再有另外一个总裁千金。

我爸宠我妈,当年我妈要把我这个唯一的宝贝闺女跟她姓时,我爸二话没说就由着她了。

果不其然,李雪没过一会儿就回应了。

然而,她的回应却是:「既然是微服,就是想低调点,好好证明自己的实力,大家不要再讨论这件事了,好好工作哈。」

我:……

这话答得,真够欲盖弥彰的。

她话一出,群里的同事就疯狂了。

同事 A:「大小姐,我好想要何仙姑的手办,我最近水逆肯定抽不到,雪雪大小姐,能帮我弄一个吗,我帮你拎包,撒娇娇.jpg。」

同事 B:「雪公主雪公主,我也想要,我也想要,我给公主天天拎包。」

王丽:「你们干吗呢,我在淋雨,我就要撕了你们的伞,雪雪公主,我要『八仙过海』全套,哈哈哈哈哈。」

「全套我也可!雪雪大公主,我给您拎一辈子的包!」

我看着这些消息觉得有些好笑,想着李雪应该也不敢理会。

我爸公司做得大,规矩也特别严。

既然是盲盒,就是想要员工享受抽盲盒的乐趣。

因此,类似这样的事,就连我们这些家人都没有特权,更别提李雪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了。

可李雪却再次回应了,而且她再一次打破了我对她虚荣无下限的认知。

她竟然在群里回答:「行叭,我试试,不过只限于你们几个哦,我们公司规矩很严的,大家都明白的哈。」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知道规矩严还敢夸这么大的海口。

别人叫她千金大小姐、大公主、小公主的,她虚荣得昏了头了吧。

对面桌的李雪抬头看向我,她脸上带着笑:「林悦你也有想要的手办吗?」

我也回她笑:「你真能提前弄到公司的盲盒手办?」

王丽讥讽的声音插进来:「林悦,你这问的什么话,你是置疑咱们总裁千金的能力吗?也是,你一个小镇做题家,出生就是牛马的人,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出生就在罗马的人的优越,雪公主,别搭理这种小心眼的人,我们一起去吃饭哈。」

李雪便真没有理我了,也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她拿起一叠文件,面色为难:「可总监让我上午把这些资料整理完,我还有一半没弄……」

王丽抓过那叠文件,啪,扔到了我的办公桌上:「林悦,帮雪雪把这些资料整理完。」

我直接给她扔回去:「自己的工作自己做。」

王丽更用力地扔过来,毫不客气地命令:「雪雪可是咱们公司的千金大小姐,你这种小镇做题家不是最爱表现么,让你帮大小姐整理资料,是给你脸,懂不?」

我也再次把资料给她扔回去,扔下一句「神经病」就起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王丽在后面尖叫:「林悦你别不知好歹,你以为靠自己本事考进咱们公司就牛比了,这公司是雪雪家的,雪雪跟她爸一句话,你想转正的事就做梦去吧!」

简直笑死个人了,明明做梦的是她李雪。

我还要赶着去赴男朋友的午饭之约,懒得再和她逞口舌之快,没再和她怼,只加快了步子离开。

就听到好几个同事都跑去李雪那里大献殷勤,主动帮李雪整理资料去了。

2

我和男朋友赵严明在公司楼下的粤菜馆刚坐下。

王丽和几个同事众星捧月般,簇拥着李雪也进了这家餐厅。

一向对其他女生冷淡的赵严明,看到她们进来后,竟然忽地起身,帮着把旁边一张桌子下的一张椅子拉出来,很亲和地对李雪微笑道:「李雪,这里有空位,你们坐这吧。」

李雪对他甜笑得像花儿一样:「谢谢学长。」

赵严明也笑得更温柔:「不客气。」

我傻愣愣地瞪着赵严明。

刚才我过来,他都没帮我拉椅子。

赵严明重新坐下,凑到我面前,小声:「李雪是公司总裁的女儿。」

我皱眉:「那又怎样?」

这八卦传得够快的。

不过一个上午,赵严明他这个工程部的人都知道了。

赵严明:「她这么大来头,我对她好一点,对你和我都有益。」

他接着还埋怨我:「你跟李雪同一宿舍三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没跟我说?」

我有点不高兴了:「她要真是总裁女儿,我跟你说了又能怎样?」

这时,李雪点的清蒸基围虾上桌了。

赵严明又一次站起身,凑过来咬牙切齿地对我小声说了一句「你就是个读死书的榆木脑袋」后。

他扔下我这个正牌女朋友,贱兮兮地去她们桌,主动帮李雪剥虾去了。

我忍着火气叫了他两声,他都没应。

李雪娇里娇气地出声:「谢谢学长,林悦她好像生气了,学长给我帮个忙其实没什么,可她发脾气的话,学长你又得费力去哄吧,我不想让学长你受累,你快回去吧。」

赵严明还想「奋战」,被其他几个铆足了劲也想巴结的男同事给硬挤了出来。

赵严明回来我这桌时,那眼神简直像要刀了我。

我不由得冷笑:「赵严明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不是我们公司总裁的女儿,你今天这样趋炎附势、贪慕虚荣的舔狗行为会很丢脸?」

赵严明脸色越发难看:「我趋炎附势?我贪慕虚荣?我再丢脸能有你丢脸?明明穷,还要学有钱人背几万一个的 LV 名牌包,也不知道你走的什么歪门邪道!」

为了安全起见,我平时的衣装包包都是家人请的名师特别定制,没有 logo,只有一次,我去大学要迟到了,着急忙慌地就随手拎了个我妈看秀时随手买来扔在沙发上没管的一个 LV 包。

不曾想,赵严明还看了出来。

敢情他平时表现得对物质寡淡至极全都是装的。

我突然之间对他的好感和崇拜骤降。

我冷着脸起身走了,没心情和他继续吃饭。

之前我还觉得他是个人才,准备到我爸那里去引荐引荐,现在我觉得没这必要了。

3

赵严明给我打电话。

我以为他要跟我道歉,接了。

他在那头没有道歉,而是问我借钱。

我直接挂了。

下班,他在办公楼下等着我。

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一米八几的他低垂着肩,可怜兮兮的:「真的是我家里有急事,急需十万块钱。」

我怼他:「你不是有个总裁千金朋友,去找她借啊。」

赵严明更加可怜样:「悦悦,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你以为我愿意巴结奉承李雪吗?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俩的未来着想,能交上总裁千金这个朋友,我们俩在公司也能更方便不是吗?悦悦,就只有你能帮我了,要不然,我,我妈就完了,要是你也拿不出,你上次那个 LV 包,你给我,我帮你卖掉,应该就够了……」

我见过赵严明的妈妈,一个任劳任怨且为人和善的乡下妇人,我对她印象不错,也正因为她人好,我才对赵严明更加高看了一眼。

听到他说是他妈妈急用钱,我也没多想,只说不用他帮我卖包,我找人借就行,而后我给他转了十万块。

一天后,我接到一个富二代小姐妹的电话,说看到我的帅哥男朋友到她家专柜买了一套新款限版裙。

买的时候他跟导购说是给女朋友的中秋礼物,花了八万八。

小姐妹把那套衣服拍照片发给了我。

小姐妹听出我不知道这件事,她羡慕地说:「啧,看不出来你那高冷脸的小帅哥还挺浪漫的,买的是你的尺码,你就当作不知道,准备接受惊喜吧。」

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赵严明一向舍不得花钱,八万八对他是重金,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用他妈有急事的理由向我借十万块钱,是为了给我买八万八的中秋礼物。

然而,真到了中秋节,赵严明连一根针都没送我,我却在李雪身上看到了赵严明花八万八买的那套限版连衣裙。

4

我把富二代小姐妹发来的照片,直接怼到赵严明脸上:「这就是你所说的你妈妈有急事,急需要用钱?」

赵严明面红耳赤,嗫嚅:「李雪她看得起我,中秋节晚上请我看电影,我就想着给她回个礼物,她家有钱,一般的礼物肯定看不上,我才找你借了钱……」

没想到李雪那女人除了虚荣且茶味十足,私下里挥锄头撬墙脚功夫也是一流。

我讽笑:「敢情对你来说,总裁千金也是妈?要按这么说,赵严明,你的妈还不得多得都叫不过来?」

「林悦你够了!」赵严明吼断了我的话,「我们分手。」

我的心被扎了一下,有点痛。

但我没让自己痛多久,我庆幸自己在没有暴露身份前就发现了他的真面目。

我捏紧了拳头,看着他一字一句:「好,分手,希望你永远别后悔,就算后悔了,也别跑到我面前来摇尾乞怜地求复合!」

「你看看你的态度,一个女人,要么得有钱,要么得服软,你呢?穷得要命,还硬得像块石头,我告诉你,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你这样的臭脾气,我先前是瞎了眼才会和你在一起,现在我已经恢复了视力,别说这辈子,我八辈子都绝不会后悔和你分手!」

「行,请你记住你今天的话!还有,借我的十万还给我。」对这种渣男,给他一分钱,我都觉得污辱了我的钱。

「跟我谈钱是吧?你先把这些钱还给我再说吧!」他扔了一个本子给我。

我接过来翻了翻,里面一笔一笔的记录,全是我和他在一起几个月里吃饭逛街的花销。

小到路上我发带掉了,他帮我出钱买了根发带的钱都记了。

更别提每顿饭,每杯奶茶的价钱了,笔笔都没漏。

最后合计一共是一千二百五十块钱。

我随便送他一支笔的零头都不只这么多,而他全都记了账。

我气急反笑:「行,在我借你的十万块钱里扣掉这一千二百五十块,另外,我送你的那些礼物,皮带、钢笔、衬衫那些,你全还我。」

赵严明不屑地嗤笑道:「那些假货仿品,在李雪和我看电影的晚上,我就全都给扔了。」

「那就折价还我,买那些东西都有票据,我发给你,你给我写借条。」

赵严明难得地在钱上爽快起来:「写就写,我家雪儿随便一个包的钱,还你便是,你别弄假票据,我会去查验。」

刚刚还李雪,这么会儿工夫就是他家雪儿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