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转世重生
小说排行榜~穿越女的作死史精彩试读

小说排行榜~穿越女的作死史精彩试读

穿越女的作死史
热门好书《穿越女的作死史》是来自作者大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谢长明,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皇后生辰那日,我遇到...
作者:大师 更新时间:2022-09-23 11:22:5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章开始

皇后生辰那日,我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她自称是穿越者。

我看着眉飞色舞的跟我说着众生平等的她,忍不住笑了。作为一个皇帝,居然有人和我说众生平等?

我是一个皇帝,登基五年,后宫佳丽没有三千,但三百肯定是有的。

有的是为了争权夺嫡娶的,有的是为了权力制衡娶的。

至于爱情这种东西,那是哄小姑娘的东西。

我都主宰着一个国家的命运了,还要什么爱情?

后宫里的女人什么样的都有,或可爱,或端庄,每一个都长得十分貌美。

但我其实不爱翻牌子。

我每天只睡不到四个时辰,但御书房里没批阅的折子还是快堆不下了。

要不是不想被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这皇帝鬼才想当。

一点自由都没有不说,就连宠幸个妃子,都要被人记录下来。

由于我一心搞事业,我不近女色的形象可谓是深入人心。

但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少妃子或臣女总是想方设法想引起我的注意。

今日是皇后生辰,按照规矩,朝中重臣家中的女眷们需要入宫朝贺。

我的皇后出身名门,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

她的父兄在我夺嫡时出力不少,事成后,她的祖父和父亲都很识趣的请辞,并未仗着自己的身份让我难做。

再加上皇后又是个贤内助。

所以她的生辰,我特意放下了批不完的折子,前去给她庆贺。

快到凤阳宫时,我听到前面传来少女银铃般的嗓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半阕词堪称神作。

可我却觉得这女子是在找死。

君王銮驾,所有人都需避让。

可这女子不仅不避让,反而在此地扬声喧哗。

这存的什么心思,连我身边的小太监都能看的明白。

那女子没有将剩下的半阙词念完,便转身看向我,一脸惊喜道:「你就是皇帝吗?长得可真好看。」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我确实长得很好看,所以那些臣子往我宫里塞人时,都不好意思塞丑的。

怕我看不上。

「大胆,见了陛下,还不跪拜?」我身边的太监总管厉声呵斥道。

坦白说,这女子长得也十分貌美,才华似乎也十分出众。

但我并不欣赏她的美貌和才情,我现在只想让人把她拖出去斩了。

但她运气不错,今日是皇后生辰,我不想见血。

怎料那女子似乎脑子有些异于常人,并未跪拜,脸上也不见惊惧。

她坦然看着我,说:「众生平等,我既不跪天,也不跪地,更不跪人。」

当真是有趣。

身为一个皇帝,居然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众生平等,她不跪我。

我看到周围的侍卫和太监们都一脸惊悚。

他们或许也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女子吧。

我抬眼朝那女子看去,问道:「你是哪家的姑娘?入宫前,家里人没教过你宫里的规矩吗?」

2

这女子身着锦衣华服,想来应该是个贵族小姐。

毕竟,乡野丫头是进不了皇宫内院的。

那女子微抬着下巴,娇声说:「我父亲是户部侍郎,我名叫朱锦绣,你呢?你又叫什么?」

户部侍郎?

我想起来了,昨日批阅的奏折中,就有弹劾他贪污受贿的。

我还未出声,身侧的太监总管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我及时抬手阻止了他。

难得遇见个这么不怕死的,我倒是想看看,这女子究竟能给我多少『惊喜』。

「朱锦绣?好名字。」我露出惯有的假笑,「但朕的名讳,尤其是你一个臣子之女可以询问的?」

莫说是一个臣子之女,即便我那些个争皇位失败的兄弟们,也不敢直呼我的名讳。

我很好奇,这女子究竟有几个头可以砍?

朱锦绣一脸不屑,「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他们天天称呼你为皇上、陛下,时间久了,谁还记得你的名字?」

我忍不住笑了,甚至想见一见这位朱夫人。

因为我真的很好奇,这样的女子,她究竟是如何教养出来的?

未等我开口,那朱锦绣便又道:「所谓高处不胜寒,你虽是皇帝,可身边却连一个敢直呼你名字的朋友都没有,你难道就不觉得寂寞吗?」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寂寞。

我已经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还需要什么朋友?

看着朱锦绣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我突然来了兴致。

我说:「谢长明,朕的名字。」

我倒要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是不是真的敢直呼我的名字。

「谢长明,还真好听。」朱锦绣微微一笑,竟朝我走来。

前方的侍卫顿时齐齐拔刀,「大胆!还不退下!」

朱锦绣停下脚步,说:「谢长明,你是来给皇后贺寿的吧?要不我们一起进去?」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同时也又一次刷新了我对她的认知。

今日是皇后生辰,作为皇帝,我若是中途与一个臣女相携而入,那皇后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还是说,这朱锦绣其实是想取而代之?

朱侍郎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放任自己的女儿这样来找死。

莫非是朱家有了谋反之心?

事关我的皇权,我决定再容忍容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不过我并未打算和朱锦绣一块儿进去。

我对我的皇后很满意,该有的体面我都会给。

但我还是低估了这朱锦绣找死的心。

在她与朱夫人一同拜见皇后时,朱锦绣竟然也不肯跪。

她站在朱夫人的身侧,直直的看着我,说:「谢长明,你这皇后的生辰过得未免也太寒酸了吧?宫里是不是缺银子了?」

「若是缺的话,不如咱们来做笔生意,你出本钱,我来帮你做生意如何?」

在朱锦绣开口的同时,殿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皇后偏头朝我看来,用眼神在向我传达自己的疑惑。

朱夫人更是一脸惊恐,「逆女,你是疯了不成?竟敢直呼皇上名讳?」

3

此时我也怀疑朱锦绣是不是疯了。

我很好奇,究竟是谁给她的自信,让她觉得我不会杀她。

我给皇后使了个眼神,然后说:「不知朱姑娘有何高见?」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句话让朱锦绣有了信心,她高傲地抬起下巴,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都是机密,不如咱们换个人少的地方说怎么样?」

出于好奇,我允了。

不过朱夫人的脸色不太好,吓得脸都白了。

临走前,我让皇后准备好宵夜等我。

从我还是个皇子的时候起,皇后就一直陪着我,和我的关系也一直都处得不错,我不会让她难做。

我带着朱锦绣回了御书房。

我还没发话,朱锦绣就自作主张坐了下来。

从她口中,我也确实听到了很多新奇的玩意儿。

比如什么火药、玻璃、化妆品。

朱锦绣喋喋不休的说了半天,但我其实没怎么听懂这是些什么东西。

不过作为帝王,听到自己不懂的东西,我只需要板着脸,别人就会以为我懂了。

毕竟没人敢问我听懂了没。

对于朱锦绣说的这些东西,我半信半疑。

于是我决定试探试探她。

「既然这些东西都是朱姑娘想到的,那开铺子的事儿,不如就交给朱姑娘来办吧。」

朱锦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谢长明,我可不是白帮你干活儿的,铺子所得的利润,我要五成。」

「五成?」我愣了一下。

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人和我讨价还价过。

朱锦绣点点头,说:「不错,五成,你只需要出钱,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操心,以后等着分钱就行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能折腾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不过口说无凭,朱姑娘又怎么能证明,你说的这些一定能赚到银子呢?」

朱锦绣不慌不忙的说:「这样吧,你让人给我准备几样东西,我先给你露一手,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制冰的。」

我点点头,「可以。」

眼下正是夏日,我倒是想知道,这朱锦绣要如何在夏日制冰?

4

朱锦绣需要的东西都不难找,很快就备齐了。

而且这女人心眼还挺多的,不让人在一旁观看。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冰竟然真的制成了。

我心中骇然,「没想到朱姑娘小小年纪,竟然还懂得制冰之法?」

朱锦绣自信满满的道:「我懂的还多着呢。」

她指着眼前的那一盆冰,道:「这冰不仅能降温,还能做成一道美味的吃食。」

我当即吩咐人给朱锦绣准备东西,想看看她要做什么吃的。

若真能成,倒是可以让皇后来尝尝鲜。

朱锦绣很快将东西做好,太监按照惯例要试毒。

我看了看那碗被朱锦绣称作冰沙的东西,招来太监,低声道:「找只鸡来试。」

毕竟是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万一把我的太监给毒死了怎么办?

朱锦绣见我没碰那冰沙,似乎有些不满:「谢长明,你怎么不吃啊?待会儿融化了口感就不好了。」

「不急。」这种不知道有没有毒的东西,试过毒之前,我是不可能会碰的。

「不如朱姑娘先和朕讲一讲这火药。」我故意转移话题。

提到这个,朱锦绣又继续喋喋不休起来。

直到小太监抱来一只鸡,悄悄给那只鸡喂了点冰沙。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只鸡死了。

5

朱锦绣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她不敢置信的上前去搅弄着碗里的冰沙,说:「不可能啊,小说里明明都是这么写的……」

我挑了挑眉,用眼神制止了准备上前将朱锦绣拿下的禁军。

「不知朱姑娘所说的小说是指?」

朱锦绣脸色变了变,说:「是我们家乡的一种书,被称作小说。」

啊,对了,离开凤阳宫后,朱锦绣和我说她其实是个穿越者。

原来的朱锦绣估计是已经死了,她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朱锦绣。

她还说,在她的家乡,男女平等,男子只能娶一个妻子,所以以后我也只能有她一个。

而她穿越来到这里,是因为她是女主,是来助我一统天下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怀疑她是个傻子,还是她在把我当傻子。

一生一世一双人,连我那出身高贵的皇后都不敢提这样的要求。

她朱锦绣不过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竟然敢口出狂言。

我不过是和她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不知道怎么的,在她眼里,竟然成了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在她说那些话时,我其实很想带她去见见我后宫里的那些妃子。

各式各样的美人我都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对一个粗鄙的臣女一见钟情?

不过我还想知道她口中那些新鲜的玩意儿是什么,所以我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