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方玄幻 > 玄幻异能
小说推荐全文免费阅读农门首辅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全文&完整版

小说推荐全文免费阅读农门首辅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全文&完整版

农门首辅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
喜欢《农门首辅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鱼香肉丝包的内心世界,鱼香肉丝包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鱼香肉丝包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林小渔吕成行栩栩如生,充满了独特的魅力,《农门首辅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黑手,这才留意到两个孩子身上穿的衣裳,一缕一缕的,都快碎成布条了。还有他们脚上穿的草鞋,鞋底都烂了半边,大脚趾都露在外面品尝
作者:鱼香肉丝包 更新时间:2022-09-23 11:26:2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1章

第11章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到了这一处海滩上。

月光撒在还未退完的海水上,泛起星星点点的光亮,有什么东西在跳来跳去,林小渔兴飞快跑过去,捡起一条小鱼。

“牛婆婆有鱼,真的有鱼。”她看着掌心里躺着的小鱼,杏眸里满是兴奋。

“这么点大只够塞牙缝,又卖不了铜板,扔了吧!”牛婆婆嫌弃的撇嘴道,然后拿着长长的铁钳子夹了一个海滩上的海螺给林小渔看。

“这种螺,越大的越值钱,我这个两个手指宽的,约莫就三个一文钱。不过大螺也不常见,一晚上能遇到一个就不错了......”

“牛婆婆,是这样的大螺吗?”林小渔眼睛一亮,捡起了一个大螺。

这螺足有林小渔半个巴掌这么大,躺在她的掌心里,螺肉因为害怕而紧紧的闭上。

“是是是运气真不错,这一个好歹就值个五文钱了。”牛婆婆瞟了一眼海螺的个头,赞许的点点头。

五文钱啊!

林小渔感觉自己的眼睛在发出饿狼一般的光,一个就是五文钱,那自己纯粹是在海滩上捡钱啊,这得往死里捡。

果然,百米开外又有一个圆形凸起,她马上飞奔了过去。

“又一个。”林小渔更激动了,给牛婆婆看了一眼就扔在了自己的木桶里。

牛婆婆的脸在月光下有些错愕。

这说好的一晚上能遇到一个就不错了,这才两句话的功夫就两个了。

还好她老人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拍拍林小渔的肩膀道,“阿行家的是个有福气的,来,咱们一边捡一边说。”

“这个叫望潮,一斤也能卖个十文钱。这个叫花蛤,花蛤是最多的,一般一大桶也只能卖个几文钱,丁螺也多,也不太值钱,还有海葵......”

牛婆婆说了一堆,就让林小渔自己去捡了。

两人分头行动,约莫一个时辰下来,林小渔不知道自己弯了多少次腰,木桶里也逐渐变得沉甸甸的了。

“阿行媳妇,走咯。”牛婆婆的声音从海滩高处传来。

她的衣裳也被风吹得呼呼的,声音也传到了林小渔的耳中,她赶紧收起了自己的铁钳子,往桶里灌了一些海水就打道回府。

走到牛婆婆跟前的时候,牛婆婆指着下头的潮水给林小渔看,“瞧见没,涨潮了,咱们这赶海啊,切勿得意忘形,这大海虽然给我们馈赠,但也是杀人的恶魔。”

林小渔乍一看那海水,竟然涨到了自己刚才站着的位置了。

若是自己是那个贪婪的,说不准还真跑不过这涨潮的速度,她背后也出了一身冷汗,难怪村里人极少赶海。

没个老把式带着,就是知道海滩上遍地是值钱的海货,也没命捡啊。

“牛婆婆,谢谢你!”林小渔发自肺腑的道。

“谢什么,都是一个村里的,你们日子也难,只要你能听进去我老婆子的话,这赶海养活你们母子三人不是问题。”

牛婆婆说着眉间还是有点得意的,村里可没几个人会赶海的,就是会算涨潮落潮的时间,但是一般也不像她一样掐的那么准。

说着她拉过林小渔的桶,想要看看今日的收获。

半桶花甲和丁螺打底,望潮的触须密密麻麻的,最上面放着四个大海螺。

四个......

牛婆婆吞了一口唾沫。

一定是第一次赶海的人运气都旺一些,一定是这样的。

林小渔看了一眼牛婆婆的桶,里面是花甲居多,海螺也只有五个小海螺,她歉意的道,“牛婆婆,都怪我把你的收获给分走了,你倒是捡的不多。”

“傻丫头,哪有这说法,就是不带你我往日也捡不到大海螺,可能是你真的旺。”牛婆婆摇着头道。

她要是真这么想,一开始也不带林小渔了。

有了牛婆婆的宽慰,林小渔心里舒坦了不少,恨不得马上将这些海货变现。

“今日是你第一次赶海,老婆子就带你去近一点的海滩,远一点的有礁石的地方才有螃蟹和鳗鱼,到时候还得用火把照着,明天要是不下雨我再来喊你。”牛婆婆道。

“好!”林小渔愈发的期待了。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着,约好了现在回去睡觉,辰时就起来去码头卖海货。

快到家了,林小渔和牛婆婆才分开走。

看着自家的小房子,林小渔的步子更快了一些。

在开门的时候似乎听到了有人喊娘,推开门只见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扒着门框在喊娘,声音小的像是猫儿在叫一样。

仔细听还能听到声音的颤抖以及透露出来的恐惧。

“娘,你去哪儿了?”秋秋借着月光分辨出是娘的脸,就飞快的跑了出来,紧紧的攥着她的衣角,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她还哽咽着道,“......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我和哥哥可以少吃点的,我们去捡小鱼小虾养活娘,只要娘不要离开我们。”

“傻孩子!”林小渔被海水泡的有点发皱的指尖揩去秋秋脸上的泪痕。

看着孩子赤脚站在地上,马上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娘不走,娘能走哪儿去呢,去哪里也没有我家这两个乖娃娃啊。”林小渔还和秋秋碰了碰鼻尖,给了她安全感。

一边心里又在恼自己,本以为孩子一觉睡到大天亮,她也就回来了。

谁想到半夜孩子竟然醒了找娘,小家伙心里该多害怕啊。

“娘去赶海了,捡了这么多海货呢,以后娘能养活你们,不靠你那渣爹。”林小渔抱着秋秋,让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木桶里的收获。

“......嗯,嗯......好多,嗯恩,好多东西......”秋秋一边哽咽着一边道。

林小渔给她顺了顺气,抱着她就进屋。

“以后瞧见娘不见了,乖乖在屋里等娘,明天一早娘还要去码头卖海货呢。”林小渔马上改了先前犯的错误,和孩子提前说了。

“好。”秋秋应了下来。

林小渔听着鸡叫,她自己也困得很,抱着秋秋去去躺床上。

发现小理睡在最里侧,背对着自己,但是枕头上也是一片濡湿。

“哎!”林小渔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自家的孩子都是敏感又脆弱的,她伸手揉了揉小理的后脑勺,说了句,“都乖乖睡觉吧,娘不会走的。”